【访谈】为何新西兰前任和现任总理都中意拜登

作者:毛芃

· 人物专访 –

维多利亚大学商学院高宏志博士

11月12日,新西兰媒体刊文说,前总理John Key爵士认为拜登是个非常热情、明智、知识丰富、令人愉快的人。2016年,时任总理John Key接见了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拜登是来参加新西兰海军建军75周年庆典的;这是自1999年克林顿总统因参加亚太经合组织会议到访新西兰以来职位最高的美国政治人物。

John Key爵士表示,阿登总理会发现同拜登建立个人关系要比同川普建立个人关系容易得多。 他说,两国领袖之间如果个人关系好,对两国关系大有好处。John Key爵士预计拜登上台后会很快邀请阿登访美;而阿登过去三年从未获川普邀请。

11月8日,阿登总理在推特发文恭贺拜登在美国大选中“获胜”。11月23日,阿登同拜登通电话,两人讨论了气候变化、疫情和贸易话题。

为何新西兰的前任国家党总理和现任工党总理都对拜登有好感?我以此为话题,采访了维多利亚大学商学院的高宏志博士。 毛芃

阿登总理同拜登通电话笑逐颜开

 

高博士访谈:

为何新西兰前任和现任总理

都中意拜登

 

 

毛芃:无论是前总理John Key(约翰·基),还是现总理Arden (阿登),他们都对拜登成为下届美国总统表现出了赞许。请问这是为什么呢?该如何解读他们这种态度?

高博士:阿登与拜登通电话,这从外交沟通和礼仪方面看其实挺正常。
为什么前总理和现总理都愿意看到拜登上台执政?这是因为新西兰一直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新西兰做为一个太平洋小岛国,远离全世界的制造中心、创新资本中心和技术中心;新西兰只有拥抱全球化,才能成为全球资本、经济和技术整合的受益者。
全球化给新西兰带来很多农业出口的机会;新西兰在制造业、高科技方面和基础设施方面确实资源不足,需要外来资金帮助新西兰发展。
美国也是全球化的推动者。我们回顾一下二战以后的美国历史,美国一直是全球资本和技术输出的主要来源国,也是最大的工业和消费品市场,是全球最有吸引力的创新市场, 美国在全球化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 
毛芃:可川普似乎对全球化不感兴趣,他一直强调美国优先,让美国从诸多国际多边组织退出。
高博士:人们对美国利益优先的理解比较狭隘,以为是一切以美国为主。实际上,川普的美国优先政策是要把提高国与国之间、特别是大国之间的公平竞争作为全球化的核心问题。川普认为,美国要在全球化中长远获益,必须要美国利益优先。他进而提出,中美要站在一个平等的平台上进行贸易,要纠正长期存在的不公平的贸易层面的问题。
川普的美国利益优先政策的背后,包含了美国政府对一些大的国际组织运作的不满,例如联合国、世界贸易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这里面有很多深层次的制度层面上的冲突。
美国二战后对非洲提供支持和援助,中国也对非洲提供外援,但两者的核心区别你注意到了吗?西方认为一个经济体的持续发展的核心是制度上的进步;它把经济成功归结于对产权的保护、市场的培养、媒体的发达和对政府权力的监控,这些都是民主价值理念的体现。
中国对非洲的支持和援助,则是以当地人的物质需求为主。你需要公路、需要桥梁,那我就给你建;至于其他相配套的问题,例如资金、成熟的市场机制、成熟的法律法规,行业协会、监管机构,对这些市场运作很重要的制度层面的东西,中国并不在意,认为这不是它的问题。 
西方国家进入非洲,基本上是先帮助建立制度。建立制度需要很多基础,例如文化要跟上、教育要跟上,这样制度才能落到实处。不过这方面非洲国家也没有做好,一个是战乱,一个是因先天的资本和技术的不足。

阿登总理同拜登通电话
毛芃:全球化带来人口的流动,这是川普反对全球化的一个理由吗? 川普可是被贴有反移民标签的。
高博士:川普强调“美国优先”,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美国人共同的价值观不能受到非法移民的冲击, 不能受到全球化的冲击。
外来的移民都有自己本土的价值观,到了美国后,很多人还是会按照原来的模式来生活、来思考,这方面不大会有变化。 
这种非美国本土的价值观,一旦达到一定的力量,就会影响你本土的价值观。这是全球化解决不了的问题,甚至本土价值观被认为不是那么重要了。 
川普认为人口流动会对美国的价值观有很大的冲击,这个观点在美国有一定市场;这也是川普的贸易政策、经济政策、移民政策虽然反全球化潮流,但是在美国有现实的政治原因和群众基础。

毛芃:全球化还会造成什么其他问题吗? 
高博士:全球化带来了很多问题,其中一大问题是:最中庸的东西最有市场、最有存活力;而有特点、有个性的小众品牌在全球化过程中会受到很大冲击。
全球化,是average out,  它让原来挺好的东西变得普通。因为全球化意味着在全球市场受欢迎的东西才有竞争力,那么曲高和寡,有特色的东西难以生存下来。我们看到很多本土品牌,那种很有工匠精神的品牌,除非品牌经营上做得特别好,否则注定竞争不过标准化生产出来的东西,会被全球化淘汰。  
全球化最大的问题,是很多原来文化和技术成本比较高的产品,没有办法在全球化的充分竞争情况下生存下来。

2016年John Key同到访的拜登会晤

毛芃:新西兰前任和现任总理都更加中意拜登上台,这说明新西兰是喜欢多边组织模式吗?
高博士:是的,新西兰永远应该站在多边视角看问题。 
看看澳洲因为同中国关系恶化而在贸易出口方面遭打击,就明白小国在同大国的一对一的外交关系中,总是处于劣势,尽管澳洲人口是新西兰的四五倍。因此,小国应该采取区域性的多边外交手段。
11月15日,新西兰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这个协定的还有东盟10国、中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

RCEP是谁提出来的?不是新西兰,不是澳洲,也不是日本和中国,而是东盟。其实日本、澳洲、新西兰,单个都比中国小,力量不一样,在与中国(者美国)单独交往中,利益不能真正得到保障。很多国际争端背后是价值观和政治体制的冲突。在这种情况下,小国家怎么办?只有联合起来,抱团取暖。
就单个国家来说,只有美国能和中国抗衡。
美国和新西兰的关系非常重要,这是一种基于意识形态和制度相似的战略关系。但同时,新西兰同中国的经济关系也非常重要。新西兰近年经济上的发展,主要是抓住了向中国出口的机会。对新西兰经济来说,中国的崛起是一个积极的东西。
如果美国重回全球多边模式来解决问题,这对美国的力量是一种制衡,对中国的力量也是制衡。这对新西兰来说是最好不过,因为新西兰喜欢Rule-based order,而不是power-based order;即按规矩办事而不是以力量来决定结果。
这也就回到我们开头谈的问题 -为什么新西兰前总理和现总理都更乐意看到拜登上台。John Key爵士认为拜登一上台就会重新签订巴黎气候变化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