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信】也说西崎崇子

毛芃你好:

拜读了大作《听西崎崇子谈《梁祝》和爱情 ​》。 说起西崎崇子,我也很欣赏她演奏的《梁祝》;但对她的经历、家庭等几乎不解,读了此文获知良多,谢谢!

我也是个古典音乐迷,大约在八十年代中期,我在老家桂林的外文书店买了不少进口的原版古典音乐盒带,当时的价格时十元人民币一盒,对海外来说很便宜,但对当时月薪反五十多元的我来说,就是很奢侈的了。其中就有西崎演奏的《梁祝》,可能是八二年版的,也是拜读你的华章后,才知道西崎有多达七个版本的《梁祝》。

八十年代后期我去日本留学,还特意捎上西崎的盒带,想去日本了解她的音乐情况。

刚到日本时,课余打的第一份part-time工是在一家连锁意大利餐厅的半成品加工厂做工。工厂的总经理岛村先生是一个具有绅士般修养的中年男子,他曾在美国工作多年,古典音乐修养很高 ,对我这个说不了几句日语的穷学生很好 。他也喜欢中国文化,故常与我聊天,请我吃饭看电影,有时周末下班请我去他家做客。

因他喜欢古典音乐,我第一次受邀去老板家做客时,伴手礼就是我珍藏的西崎的《梁祝》。

餐后喝咖啡时,他特别让他太太也坐下来一同欣赏西崎版的《梁祝》, 并向他太太转述我粗浅的介绍,说这是一个中国的“罗蜜欧与朱丽叶”的音乐故事。

也许是西崎的音乐事业与生活长期在香港的缘故,她在日本似乎不太出名。我问岛村知道西崎吗?他说不知。他还马上从他收藏的几百个古典音乐的盒带及CD中选出几个日本著名的女小提琴家的作品让我听,这里面没有西崎的。他又问她太太是否知道西崎,她太太也说不知道。

日本人做事就是很认真、执着,他知我很想了解西崎,周一上班后他在工间teatime茶叙时,又特意问了几个日本同事,但他们也都没有听说过西崎崇子。

我还记得我收藏的那个盒带与西崎配合演奏的是日本群马交响乐团, 这也许是日本群马県(相当于中国的省)立乐团 , 它没有NHK 、东京爱乐、 读卖交响乐团这样日本一流乐团的名气大。

再次感谢毛芃您的介绍,让我对我喜欢的西崎崇子有了很多的了解。


读者留言

弦乐者: 二十几年前有幸听过西崎崇子演奏的《G弦上的咏叹调》,却是我生平听到的最虔诚,最纯粹,最优美的小提琴家演奏的乐曲,虽然听过许多大师演奏过此曲(如俄国的奥伊斯托拉赫,以色列的帕尔曼等),但让我深鞠一躬的大师级的演奏家却只有西崎崇子一人(也许是她的琴格外的声音好)。那饱满结实又刚劲柔美的音色与教堂般的庄严肃穆的诠释,使我至今难以忘却……。

西崎崇子的确是一位伟大又出色小提琴演奏家。能够采访到她的作者是幸运的,能够看到作者采访的精彩又客观的文章并聆听过大师演奏的我更是幸运的。

钓鱼野夫: 第一次欣赏到外国小提琴大师演奏〈梁祝〉,精彩绝伦!震撼心灵!收藏并转发。


链接:听西崎崇子谈《梁祝》和爱情 ​


标签: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