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祸惨烈,代价惨重: 新西兰民运之殇

作 者: 毛 芃

2020年7月21日星期二下午1点零5分,新西兰北岛的Tokoroa附近的一号公路Galaxy Road路和 Campbell Road之间,发生了一场惨烈车祸。

警方对事故的初步评估显示,一辆向北行驶的车辆越过道路中线,先是碰到了南行的货车,然后迎面撞向第三辆车。 两辆汽车一辆着火,一辆被撞到路边沟里。 事故中红色车辆上两人死亡,一人伤情危急,另外一辆车上的两人也伤得不轻。

事故发生后,救援部门出动了四架直升飞机和五辆急救车以及一个快速应对小组。

几名伤者被送到了怀卡托医院。

当日,新西兰几家英文媒体都对事故做了报道。

参与救援行动的直升飞机

到了当天晚上,中文社交媒体中出现了令人震惊的消息,事故中遇难的是华人,而且是身份不凡的华人,一位是48岁的民阵新西兰分部主席习卫国先生,一位是47岁的独立作家笔会王乐成先生; 被送入怀卡托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的是新西兰价值联盟秘书长余洪明先生。

随后,更多消息传来,他们三人并不是出门旅行,而是去惠灵顿新西兰国会,他们原计划星期三7月22日向国会议员递交请愿书,恳请国会关注中国政府对新西兰的政治干预,抵制中共影响。

再后来,人们得知,去惠灵顿的除了习卫国等三人,还有前《新报》老板之一、《北京之春》主编陈维健先生和另外四人。也就是说,一共有8位新西兰民运人士分乘两辆车去惠灵顿,第一辆车五人,第二辆三人。因为两辆汽车分头出发,第一辆车上的人是在到了惠灵顿当晚,从余先生的妻子那里得知噩耗。原来,警方设法找到了车祸中幸存的余先生的妻子。而此时,陈维健先生一行还在酒店焦虑地等待第二辆车的同伴们的到来。

在新西兰,民运人士圈子很小,他们不像各个社团领袖那样经常抛头露面,出席各种光鲜场合;他们的立场、他们的追求可能会得到部分华人的认同和同情,但愿意公开同他们站在一起的则少之又少。至于原因,不说大家也知道, 谁都有家人和朋友在中国大陆,谁都不想同大陆断了联系,再也回不去。

据悉,遇难的席卫国先生出国前曾经加入过海军,参加过大陆著名的退伍兵维权运动,甚至还为此入狱。 因为自身的经历,他们对民主和自由有着格外的向往和追求,比一般人勇敢得多。

同陈维建先生在同一辆车的Ding 先生说:“王乐成先生和习卫国先生只是希望新西兰摆脱外国影响,摆脱黑金政治的操纵。他们用生命的代价,告诉新西兰人要珍惜新西兰的纯洁,他们用鲜血来警告人们小心外国势力的渗透和操纵。”

习卫国(左)和王乐成先生

习卫国出生于中国山西,近年携全家四口移居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2018年末担任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部主席。

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秦晋7月23日发唁电说:“眼见历史性政治机遇再度浮现,中共已然众矢之的,遭受全世界声讨和围剿。不幸在中国大天亮之前他们戛然而去。年轻的生命,民阵的新鲜血液,呜呼哀哉。悲悲悲!……”


Brady教授敦促SIS调查

Anne Marie Brady 教授

事发第二天7月22日星期三,新西兰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安妮·玛丽·布雷迪(Anne Marie Brady)向国会司法专项委员会的八名成员提到了在车祸中丧生的中国持异见者。

国会司法专项委员会是在讨论中国对新西兰进行政治干预的可能性。

布雷迪教授在发言中说,这几位民主活动人士是在来国会的路上遇到的车祸,他们是来向国会递交请愿书,请国会对中国影响干涉新西兰民主的做法采取严肃的应对态度。

Brady教授说,这几位民主活动人士认为,中共通过代理人、筹款和代理机构全面介入了新西兰的选举。

她说,中共通过捐款和伪装成社区领袖的一些亲共人士的活动,对新西兰的中央和地方政治产生了有害影响。

Brady 教授之前就警告过新西兰国会议员,中国正通过对外干涉控制新西兰的华人社区。

从2019年5月开始,新西兰国会司法专项委员会开始了针对2017年大选是否存在外国干涉举行听证,他们也在讨论如何防止外国干涉未来的新西兰选举。

新西兰司法专项委员会八名议员中,执政党工党和反对党国家党各占四名。

司法专项委员会工党议员 Clare Curran 告诉 Brady 教授,国会非常认真对待她所关注的问题。 她说:“专项委员会讨论这个事情本身就说明我们是在认真对待这一问题。”

车祸后不久,当地下起了大雨

Brady 教授还提到,在华人社区中,有不少人对事故的发生原因有猜疑, 她说她已向警方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并解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担忧。

Brady教授说,这几名华人递交的请愿书说明他们在新西兰有不安全感,他们感到中共对新西兰全面渗透,因此感到痛苦和不安。

司法专项委员会副主席、国家党国会议员 Nick Smith 询问是否有足够理由要求进行更高级别的调查,Brady博士认为新西兰安全情报局(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SIS)应该介入调查车祸。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SIS)

不过,根据周三7月22日新西兰电视台1 NEWS的报道,SIS 发言人说:“对撞车事故进行调查,包括调查撞车原因,这属于新西兰警方的工作。”

SIS发言人说,安全情报局长期以来的立场是,不对非自己领域范围内的事情发表评论。

新西兰负责SIS的部长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拒绝评论布雷迪教授的发言;他也拒绝对车祸发表评论,说这是警察的工作。

新西兰SIS部长Andrew Little

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 否认政府没有认真对待外国政治干预的风险。

她说,我们非常关注那些系列行为模式,尤其是在大选期间。我们一直在不断进行审视,保护自己不受外国政治的干预和影响。


中国大使馆驳斥Brady教授

中国大使馆对Brady教授教授有关中共正试图干预新西兰的说法进行了抨击,指她的说法“毫无根据,没有任何证据。”

中国大使馆在7月23日星期四给新西兰媒体Newshub发的一份声明中说,中国“一直坚持不干涉原则”,“我们从未作过任何干涉新西兰政治制度的事情”。

中国大使馆在声明中说:“我们反对某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肆意炒作所谓的’中国干涉’,以此来污蔑中国。”

“这些人正在试图使中新之间正常的人与人之间的接触政治化。这破坏了中新合作的势头,并将损害新西兰自身的形象和利益。”

新西兰媒体的报道

警方全面调查车祸

新西兰警方对媒体表示,目前在对事故进行“全面调查”,以找出事故原因,现阶段不便对车祸做进一步评论。

据悉,出事路段虽然略有弯曲,但道路平坦、路况良好,当时天气并没有下雨,道路不湿滑。这样的情况下,汽车突然穿过中线迎面撞来,确实不寻常。 不过,肇事车辆中是一对Kiwi 母女,她们也在怀卡托医院接受治疗。

据悉,在怀卡托医院重症监护室的余先生已经能够睁开眼睛,医生说他“生命体征平稳” ,下周会继续为他做手术。  

目前,新西兰华社民运人士正忙着为在车祸中遇难的人士筹款、探视伤者、安抚遇难者家属,同时准备丧礼。

他们表示将在不久的将来,会再度返回新西兰国会,递交请愿书。


4 条评论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