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这里的男人多难成人

by 毛 芃

元月7日,我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国内一网友的帖子,并发了一句感言,“说句性别歧视的话,论良知和勇气,中国男性总体来说远逊于中国女性,”这句感言在毛传媒网友中引发了许多讨论。

先看看中国网友的帖子说了什么:“贾平凹为首的陕西文坛三缄其口,死活也不肯为西安的一千多万人说句话。还是曾任调查记者的江雪,以《封 城十日》记录了西安人十天的封 城生活,实现了零的突破。

这位网友先前曾说,武汉有方方记录疫情中的武汉,西安不会有方方了。

结果,西安还是出了个江雪。

江雪

西安市民王小琴说,江雪之所以敢在方方之后发表封城日记,就是因为在一场危机面前,总有人不甘沉默。

“即便当局封杀了一只打鸣的公鸡,这也阻止不了其他的鸡打鸣,因为世上总有正义的人。”

中国永远不乏为正义发声的人,其中的佼佼者有不少是女性, 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林昭、张志新,到写武汉封城日记的方方,现在又有了江雪;当然,还有公民记者张展、还有乡村教师李甜甜。

其实,除了江雪,西安还有贾平凹和吴克敬两位文坛大人物发声。前中国作协副主席贾平凹称西安的防疫工作让他感到“温暖”和“踏实”;而身为陕西作协副主席、西安作协主席的吴克敬,则发文怒斥哭求卫生巾的西安女子“矫情”。结果,这两位陕西文坛领袖遭到了众多中国网友的痛斥,被批是文人的耻辱。 

想来贾平凹也曾经是直面苦难的作家,他过去的作品承载着陕西人的苦难,承载着对苍生的悲悯;这也是他文学成就的根本。而现在,面对西安疫情下的混乱、面对西安父老乡亲的各种挣扎,贾老师却咿呀呀唱起了赞歌。这也是我开篇那句感慨的由来之一。 



看云听雨
:三千年专制暴政,早己把狼驯成狗了。

鹦鹉先生:中国男人的脊椎被打残了,外族杀来杀去,本族灭门自残,活下来的都是奴才基因。我发现还有一个现象,中国男人比女人身高没有高出多少,而西方、非洲等地区男女身高相差悬殊。(姚明来之不易呀)这是否与中国无与伦比的杀戮历史有关?身强力壮的都干掉了。再加之绝大部分国人在2000年之前都处于饥饿状态,雄性基因逐代退化。直到近年男性平均身高才增加。

Arc:一种在退化,一种在进步、进化甚至超越。

美华: 原因无非两点:一是男人们很多的梦想是皇帝或是成为高丽张,二是具有良知和勇气长期会被嘲讽为“幼稚”。

惠灵顿的风: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对民族来说,中国男的只有生育功能了。

老孟:别歧视中国男人哦,敢发声的都在监狱里,死的死,伤的伤,能有个全尸就不错了。他们对中国男人真往死里整呀!真想出头的,也架不助老婆的泪水。

西门罗:很多男同志都潜伏着了。

惠灵顿的风:老贾从女儿的下三路诗起,已经基本沉默了。疫情又发声,自己找骂。

大卫: 其实这时候你完全可以沉默,但贾平凹和吴克敬这俩陕西文坛丑男非得说话;一说话肠子悔青,妥妥的把自己讲成了笑话。

最可恶的就是他们都有文化、有思辩能力,却毫无人格,舐痣舔疮,为献媚无所不用其极,近看,此丑类太多,层出不穷。可谓“费力争相舔加吠,终成大丑板上钉”。

Judy H: 我在想为什么近年来出现的女性敢言敢干者较多,和女性在近年间参与社会活动增加,女性在社会的地位越来越和男性平等有关。当然,女性会更加感性,敏锐也有关系。也不必苛责男性,他们在社会,家庭的责任感更重,顾虑更多可能有关。这是一个社会课题,值得探讨。

Portia: 女性本质上更单纯,比男性更接近真善美,所以才有歌德的名言:“永恒之女性,引导我们上升。”

Leo: 中國這塊土地上敢言敢幹的太多了,只是女性的犧牲會更容易激起憐惜和同情。這些敢幹敢言的人們,個人、家庭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他們無論是誰,應該都是真正的英雄和偉人級的存在。



随后,奥克兰文友、前新西兰华人作协会长大卫王写了一篇短文 。

《这里的男人多难成人》

by 大卫王

最近陕西俩男人与女人的对比成个有趣话题。

一号男平凹和方方文坛齐名,二号男老吴比江雪更有资历。


结果,江雪因《长安十日》蜚声文坛,而堂堂的西安作协主席老吴近日却生生被块卫生巾堵住了嘴巴。


大概平贾凹见识广博,自然晓得老吴莽撞的后果,曲径发声,巧妙迂回,可这样的机巧如何逃得过民众的眼睛?弯弯绕成了一只被人唾骂的老狐狸。


其实,男人缺少骨气是个历史现象。早在花蕊夫人的诗句“更无一个是男儿”的谴责声中,多数男人就蜕变成了哈巴儿。这块土地因男人掌权而最了解男人,朝其弱点下手,于是有骨气的男人根本活不下去,那你让男人咋办?只好佝偻着腰杆,在严酷的封城令下,绵羊一般温顺。哪怕再饿也不敢造次,因为眼皮底下就瞅见偷身买馒头回来的男人,被人打得满地找馒头。


换个女人恐不一样结果。再比如老吴若不是对块卫生巾狂喷,谁在乎老吴?老贾不说话谁在意老贾?结果他俩一起栽沟里,活成了花蕊夫人诗中的男人。


这样的对比有趣,更多却是苦涩,这里男人多难成人。


你的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