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王】西安疫害远不如苛政的伤害大

作者:(新西兰)大卫王

(一)

西安封城十天,居民们怨声载道。

怨归怨,可当局封门闭户的强制手段还是有效的将怨声封在了家中。病毒还在各处漫延,每天的染疫人数仍不断爬升。于是进一步的封控必进一步制造新的灾难。


断粮断顿已是许多民众的噩梦,许多民众的储备已捉襟见肘。在病毒不可怕苛政猛如虎,没被病毒咋地却被饥饿缠身的恐惧中,许多人在官方压制言论的缝隙中发出了求救的呼喊,西安已成饥饿之城。


视频里一位女子开窗嘶喊:把俄快饿死咧!凄利的秦音,辐射向远方,很像去年的武汉,一位敲盆呼救的妇女。


时隔了近两年,两座城市重复着相同的煎熬和恐惧,重复着底层百姓在强制封城下的无可奈何。


似乎当局应对疫情依然是老办法。尽管西安全城人的疫苗接种率已近100%,可防疫手段还是:焊大门,贴封条,断道路,绝踪迹,消毒水满处喷撒。病毒被消灭不知道,消毒水却让道路结了冰,车刹不住出了车祸死了人却看得人害怕——而疫害到如今却尚无死者。


这样的管理混乱失智野蛮如果继续下去,西安城内衍生人道灾难是难以避免的。

2021年的最后时日,必将成为西安人的永久记忆


西安封城后的街景

(二)

2022年如期而至,西安已深陷饥饿,居民们怨声载道,到处都是呼救的信息。

疫情清零,实际是防疫的面子工程,为此在蛮力操作下,西安人正在付出所未有的代价,西安人煎熬其里。


草率的封城令,野蛮的封城措施,冷酷毫无理性的清零政策所导致的人道灾难已经凸显,西安这座大型城市的管理水平之差之霸蛮,也骤然聚光于世界。


疫害远不如苛政造成的伤害大,已渐成共识。


当下各种极端事件频出,有产妇临产,胎儿出现胎盘绕颈的紧急状态下却无医院接受;有外地孕妇强封在西安,不许回家,不能产检,无法就医。孕妇哭天呛地悲愤交加,怒斥当局想一尸两命。当局关闭医院,有孩子和老人得急病却不能及时送院救治,甚至有明确的疫患病人,一连高烧几天自己到处打电话哀求治疗,却被反复推诿。有人为吃上口馒头被防疫者围打的视频怵目惊心。还有那些被封在城里无家可归的外地人,在寒风中饥寒交迫,惨景比比皆是。

尽管西安人以隐忍应对疫情和苛政,但显然这样的隐忍并不能使自己的苦境有丝毫松动。西安当局的固执越演越烈,方舱虽筹建,武汉式的灾难却在当下。

古城西安,废都也。

(大卫王为新西兰华人作协前会长,原籍中国陕西)


标签:

你的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