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谈元宇宙:人类终将实现一定程度的Omni

元宇宙的出现,激发了毛传媒读者朋友们的极大兴趣,这是近日来大家对于元宇宙的一些讨论。



鹦鹉:

今天(10月29日),Facebook更名为“元宇宙”,标志着一个未来全息人类交流平台诞生。 不需要多少年,人类的交往方式将发生重大变化。

Richard X

记得小扎宣布FB改名Meta的笑话吗?声称Meta元宇宙取自Mteaverse,网上流传Meta希伯来语发声等于dead,有人嘲笑小扎这个犹太人不懂犹太文化,我不这么看。

Meta最早的出现是metatron,就是圣经创世纪中的天使长;以诺,诺亚的爷爷还是太爷爷,与神同行三百年被上帝召回后有转回半人半神的大天使,就是基督教圣经中的大天使,天使长;其人格属性就称为metatron,是上帝在人间的代理人。
谁说小扎不懂犹太文化,也可能是中文把meta翻译成元宇宙理解错了,从圣经故事看,小扎的野心不小。



Betty:

在元宇宙里,有造物主的视角。

路博士:

如果 Meta 的方向真的是 omnipresence、omnipotent和omniscient (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所不知),那很危险, 个体生命的独特性体验将会消失。

三木:

艺术、美感、审美,都与人的感觉/精神世界有关。人本来就是灵与肉、精神与物质,双重结合的载体。

Meta元宇宙,可能是试图在二者之间,搭建一个立体全信息结合体平台,目的无非是延伸人的感知力、弥合物质与精神之间的隔阂。

Meta到底会如何成型?我觉得不必过早下结论。从人类历史上讲,科技创新,的确在不断改变人的生活方式。

这其实与信仰并不矛盾。大自然、精神意识,都是神的创造。发现自然奥秘,利用自然科学规律,改变人类生活,提升人类文明,就是在荣耀神。


Mark Zuckerberg meets his metaverse avatar in Facebook Connect's Meta stream.

鹦鹉:

中国人比美国人更关心元宇宙,是担心被落下了吗? 据我所知,硬件基本由Nvidia控制,软件也多由美国公司研发,腾讯因为控股Epic Games 所以掌握了一个游戏开发平台,紧随Roblox之后。 最有实力的还是FB 和Google,分别拥有硬、软件。尤其是FB,集中人力财力持续开发下去。 会不会中国自己搞一个元宇宙呢?



Betty:

焦虑的人们生怕错过成为模因创建者的身份,失去元宇宙的入场券。

小林:

中國搞不了。中國體系無法承擔去中心化帶來的社會組織結構改變風險。最多照貓畫虎一下,弄個皮囊,或者叫閹割版。

Portia:

每次科技上的突破都会带来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给人带来极大的自由。互联网给人们带来的自由我们正在享受,元宇宙究竟能给人带来怎样的自由?元宇宙文明中,那堵墙还在不在呢?

Colin

当元宇宙中虚拟世界里出现不利于马教统治的内容,一定会被通过这个方式禁止或清理修改。互联网开始后不久就搞大防火墙,不是已经证明了吗?元宇宙将再次证明,马斯克的星链不也越过了马教地盘么? 试图单单通过技术层面绕过,结果基本上都会令人失望。

太阳林:

不是说中國是“元文明”的发源地吗?中國人好“元”,中文元旦,元首,元勋,元帅,还有状元,银元, 连美钞都要喊成“美元”;可偏偏忘了还有一个“元凶”。

Allan W

Meta 翻成“元”似乎有点勉强。在一些地方meta更像是“初始结构”,或者“种子”,例如描述数据库结构的数据本身,叫做metadata。

Colin :

虚拟这种玩意儿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刺激视觉和大脑,会极度透支消耗能量。沉溺于元宇宙的人, 会不会像吸食鸦片的人?



RichardX

Facebook 改名 Meta, 和Google改Alphabet 有区别吗?FB已经落成中老年玩的游戏,80后,90后年轻人玩instagram, 00后玩discord。再不行动起来,FB非死不可了。

小林:

其實Google改名alphabet效果蠻好的。

Facebook改名跟當初谷歌改名的大背景蠻像的。谷歌當時改名之前收購了很多支線業務,什麼波士頓動力公司啊、生命科學公司和造火箭之类亂七八糟一堆,因爲这些业务都不賺錢,然後主體收入還是在廣告,所以整個市場對谷歌的看法還是覺得他像一個傳統的廣告公司。改名其實就是一種宣告吧,我不是一家傳統的廣告公司,之後谷歌的收入結構確實也越來越多元化了,市场也给了更高的估值。不能单纯说是割韭菜……

另外, FB现在面临的处境跟当时的Google其实也差不多。

Betty:

元宇宙就是虚拟和现实的融合,又不是现在有的,斯坦福的MR实验室至少工作了十多年了,我七年前就去参观过,国内好几个高校也都有类似的实验室。

小林

坊間對元宇宙的看法也有一種聲音,是說它無非就是把之前很多大家都在做的事情重新整合了一下,沒有什麼了不起,但我覺得這種整合本來就是一種很重要的事情。現在可能不覺得,但時間過去五年十年之後再往回看,其實感覺會不同,交給時間就好了

很多現在热門的服務,在剛開始出現的時候也沒有一個固定的叫法。SaaS,SNS,社交媒體,包括雲和物联網,這些服務其實都是先有服務和應用,在做了大量的前期工作之後,業界才開始研究業務裏之間的聯系和結構,最後才給出一個名字的。有名字才會有概念,而概念我覺得還是蠻重要的。

當然現在的概念也不一定就是對的,這需要時間。

路博士

除了整合,还需要有一种模式或技术杠杆,形成突击和拉动效应,就好像乔布斯的智能手机 。

鹦鹉先生

美国科技巨头对人类社会各方面渗透极深。 从这一角度看,中国与美国的竞争前景并不乐观。 美国通过科技巨头把价值观和影响力更加深入推进到世界各角落;选择拒绝它们的中国会更加孤立。


标签:

你的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