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句“日本人精益求精”就被投诉、被下课,如果李剑老师事件发生在新西兰会怎样?

作者: 毛芃、吴咏华、William、吉米、大卫

中国举报之风日渐盛行。湖南城市学院教师李剑半年前在给学生上课时,一句“日本人精益求精”,被一学生拍桌骂娘,而后又被举报。其结果是李老师被校方发文批判,被剥夺上课资格、被调到图书馆工作。

李剑老师因为一句实事求是的话被投诉到丢了教职,成为中国社会的热点新闻事件, 此事也吸引了海外华人的注意,毛传媒的读者朋友也对这一话题进行了讨论;坎特伯雷大学的吴咏华博士解释了坎大是如何处理学生对老师的投诉。 – 编辑

开展思想政治教育的湖南城市学院

李剑老师提出了哪些批评

事发后,李剑老师写了一篇文章《纵曲枉直 师严焉存》,讲述事情的经过,阐述他对教育理念的理解,表达他对校方纵容学生投诉老师、但又能公正处理投诉的不满与痛心。

李剑老师在文章严厉批评了高校这些年愈演愈烈的举报现象,原来李老师在学校公正六年,已经被被学生举报了四次。

他说:“学生举报,可以放言无忌,没有任何约束。举报受到鼓励,成了报复老师屡试不爽之杀手锏。……老师为防祸从口出,不得不噤若寒蝉,谨言慎行,不敢分享前沿学术,不敢倾谈真知灼见。

李剑说:“这种恶劣的举报制度,摧残了师生人伦,放大了人性恶端,毒害了学生心性,泯灭了教师热情,制造了彼此猜忌、人人自危的氛围,对教育生态构成了致命的戕害。其祸深重,无远弗届。

李剑老师同时严厉批评了学校对学生投诉的处理做法。 他说:“让行政人员审查课堂并决定停课,这是行政权力对教学和学术内部事务越俎代庖的深层干预,反映了浓厚的行政化管治思维,以及权力意志下罔顾规则的人治色彩。

“学生狂骂老师,老师被逼下课,学生太平无事,这让全校学生见证的是特权的威力,是老师的屈辱,是公道的废驰,是教育的苍白,是学校的斯文扫地。或许,这一事件,将提前终结他们的青春梦想,终结对公平与正义的持守,终结对真善美的信念。

李老师在文章中引用孟德斯鸠的话说:“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威胁。”



坎特伯雷大学


坎大怎么处理投诉事件

坎特伯雷大学任教的唯吴咏华博士介绍了学校是如何处理学生投诉老师的的事件。

吴博士说:”我们大学有相应的规章制度,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可以依据规章制度去投诉,无论是同事之间的投诉,还是学生对老师的投诉。

“我觉得我们的大学环境对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还是保护得比较好,是有正义感的地方。

“坎特伯雷大学有一个名为Well-being Committee  (安康委员会)的机构来处理投诉问题,无论是学生的投诉还是老师的投诉都管。  不过,对一些复杂的、有争议性的投诉,安康委员会不会自己单独处理,它会通过一个咨询委员会(Advisory Committee)进行咨询,商讨解决方案。

咨询顾问委员会的人员都有不同的专业背景,有文化方面的,法律方面的,还有职工代表;这些人会被邀请来参加和审核一个投诉的处理过程,

我自己就是这个Advisory Committee咨询委员会的成员。

虽然Well-being Committee(安康委员会)接到的投诉案子不少,但转到我们这里的不多,大部分投诉案,安康委员会自己就处理了。

当我们被邀请参与有争议的投诉案子的处理过程,被投诉人和投诉人的姓名和身份都是保密的,我们看不到是谁在投诉谁,只是看到摆到桌面上的事实。 在完全不知道谁是谁的情况下,你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整个过程尽量保持了公开性和公正性。

处理投诉问题的关键是看当事人是不是感到被冒犯;当然不会出现那种只要学生觉得自己被冒犯就去投诉、老师一被投诉就会面临严重后果的情况。

大多数情况下,学生的正义感是很强的。 他们对政治正确、种族歧视和冒犯的理解其实同我们做老师的没有太大区别;虽然会接到爱扎刺、爱挑事儿的学生的投诉,但都不是很过分 的投诉。

我印象中有两个投诉例子的一方明显是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说了不合适的话;安康委员会的处理结果是,给被投诉的当事人发信,指出其行为有不当之处,但是都没有上升到种族或是政治上的层面。

在我的感觉中,在处理投诉的过程中,没有人会被区别对待、会受到委屈的对待,像李剑老师那样,后果那么悲惨。

此图像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c9fb4452ac10883f48aa84b0364109bf.png

Jimmy W

李剑是复旦大学学哲学出身,思辨精微,论述精当,用典精到。他虽被下课却没有躺平,依然和平抗争,摆事实讲道理。他并没有学复旦数学博士手刃系书记而鱼死网破、血染圣堂。此实乃明哲保身俟来日、司马蒙辱作史记之壮举。

读罢他的这篇文章,我想起了英国作家李顿的名言:“文字威力胜于剑(The pen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

李剑不愧为李剑,剑锋犀利,吹发可断!

至少他敢于写出一篇掷地有声的文章,足以证明他是有勇气有胆识有担当的。

他这篇文章不是写给学校领导看的,一是学校领导没有时间看,即使看了不一定看得懂,即使有人看懂了也不一定赞同支持他。这篇文章是写给有良知的国人看的。

William

仔细读了李剑的述评,给我的感觉,他的思想性格有较多的理想主义色彩,在当今中国的社会气氛下,如果认为教师不仅仅是一个谋生勾当,还肩负着开阔学生视野,培养学生思考的责任,那是自讨苦吃。

李剑对西方文明和中国传统文化有相当深刻的理解,比如,“程序正义比实体正义更重要,乃法治常识”,“在文化特质上,中国是伦理文化,而非科学文化,琢磨的是人,而非宇宙,因此并不需要严格的分析,中国人偏重形象思维,而不是抽象思维,几乎所有中国人全然不知逻辑为何物,这就注定了中国人在严谨方面有着与生俱来的缺陷”。

有这样思想的人跟学校领导谈话,一定是鸡同鸭讲,因为这种思想跟党文化格格不入。从党文化的角度看,李剑的那套话语完全是不合时宜的书呆子的奇谈怪论,放这样的人在教室里讲课,会不断地给学校添麻烦。

看得出来,李剑的文字功夫相当好,他能流畅准确的表达自己的思想。但他的思想跟当今中国社会气氛是格格不入的,这就是他为什么会被“下课”的原因。既然他想在中国继续生活,那就不要选择做悲剧的英雄,以卵击石,不值得,我想我们这里所有的人都不愿意看到第二个张展是不是?

Jimmy W:

是的,人很难改变环境,只能适应环境。在特定环境中,有人同流合污,有人随波逐流,也有人出淤泥而不染。

William:

同流合污,装糊涂,但是心里的那份明白要留着,不要丢了,千万不要过了几年或者10年变成第二个焦国标。

大卫W

李文应是做最后的抗争,可以预测的前景并不乐观。尽管这里他据理力争,但他的声音很可能是种被掐死前的悲鸣,非不争,实无可争也。

这样的知识分子注定在故国是没有出路的,特别是当下。

外出访学应是一种托词,是放逐之意,让自生自灭矣。况且当下疫期国锁关封,出走外国几无可能。

旭日

看到李剑老师的完整版。这位老师真的有才,真君子,真有个性。走吧,离开那片盐碱地。学生已经被纵容到骂老师娘了,离打老师,校长还远吗?

李老师只是被骂,将来被打的是他们!学生也只是道具而已,这场戏应该是被规定性安排的。

从黄昏到了午夜,离黎明还早着呢!

要想百年之后被尼采,必定今生今世被人踩!哲学是务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