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中国疫苗请愿:涉及公共领域的自由是有边界的

【前言】近日,一份要求打中国疫苗的请愿书,在新西兰华社流传,请愿书要求新西兰总理 将中国疫苗纳入到新西兰的疫苗接种计划项目中。请愿发起者相信,如果所有的新西兰人可以在中国疫苗和mRNA疫苗之间做选择的话,新西兰的疫苗接种率会高很多。

请愿书说,截至8月22日,新西兰人对mRNA疫苗两剂接种率仅为23.2%,这可能归因于人们对mRNA疫苗可能存在的安全性的担忧。 许多医疗专家都强调了可能存在的安全问题。

请愿书还说,中国疫苗是用一种经过时间考研的细菌灭火式方法生产的,使用中国疫苗很少有副作用方面的报告。有90多个国家已经使用了中国疫苗并成功抗旨了疫情的传播。

请愿8月20日发起,到了8月31日,已有1703人签名。

这份请愿引发了不少人士的兴趣和关注,人们纷纷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这是毛传媒读者评论部的理查德·X先生的评论。

涉及公共领域的自由是有边界的

作者: 理查德·夏

有关中国疫苗的请愿,我认为发起人 应该交代点本人背景,比如身份ID、教育背景、职业背景,要让大众知道是否具备专业知识,是否代表了哪个利益相关人。

涉及公共安全,不是一个自由选择那么简单。任何制度下,涉及公共领域的feedom(自由)也是有边界的。新西兰的政府权力是由全体新西兰合格选民度让自身的部分权利,是用选票选出来的。政府行使的就是维护公共卫生安全、维护公共治安的权力。决定选择哪种疫苗,是政府的权力。紧急情况下为了维护公共安全,政府甚至在法律上有权要求民众强制接种(那时个人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

在我看来,对政府鼓励接种疫苗,人们可以有拒绝接种的权利;但没有权力为了己或利益集团来要求甚至强迫政府去做其他选择。

如果是医疗领域的专业人士,我认为可以提建议,至于采不采用是政府部门的事。

实质上,选择那种疫苗是基于专家意见和科学研究基础上由政府所做的决定,这不是政治决定。外国政府和企业都不能霸王硬上弓,因为这涉及到一个国家的主权。

新西兰是否进口中国或其他国家的疫苗,是政府间合作的事情,请不要动用选民请愿给政府施压。尤其在当下的国际环境中,这一做法恐怕会离间华社与主流社区的关系。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