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澳大利亚出台保护学术自由法 华人学者称仍面对挑战

近来,澳大利亚通过了一部新的法律,旨在进一步加强对大学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的保护。

新出台的2020年《高等教育支持法(言论自由)修正案》(Higher Education Support Amendment (Freedom of Speech) Bill 2020)对2003年《高等教育支持法》(Higher Education Support Act 2003)进行了修改,旨在为学术自由提供了一个清晰的定义,在文字上用“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取代“自由的学术探究”。

参加3月31日《直播澳洲》的三位华裔学者认为保护学术自由的法律公布也无法完全解决学术自由面对的各种挑战。
参加3月31日《直播澳洲》的三位华裔学者认为保护学术自由的法律公布也无法完全解决学术自由面对的各种挑战。(ABC中文)

该项立法是将2003年《高等教育支持法》与前联邦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罗伯特·弗兰奇(Robert French)在《标准守则》(Model Code)中关于大学保护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的建议相结合。

现任联邦教育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表示, “言论自由在我们的大学中至关重要”。

在3月31日播出的《直播澳洲》节目中,澳大利亚四位华裔学者表达了他们对学术自由所涉及诸多领域的看法和担忧。

专家担心澳大利亚良好的学术自由传统近来将受到严重侵蚀

有关澳大利亚高校内学术自由受到侵蚀的话题几年来一直受到广泛关注。
有关澳大利亚高校内学术自由受到侵蚀的话题几年来一直受到广泛关注。(Reuters: Patrick T. Fallon)

学术自由一直是澳大利亚政治和政策争论的焦点。

悉尼大学法学院的副教授黄洁博士指出,一方面,狭义的学术自由,常常指的是学术研究自由如何受到限制,以及这些限制是如何影响学术研究工作。

“另一方面,广义的学术自由被认为与学术偏见和言论自由有关,并且涉及到是否学校的主流文化不当限制了校园文化的多样化。”

她认为,从学校的角度,保持学术自由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机构自由,即学校可以决定教学和研究,如何在内部分配财务资源和雇佣员工。

她还指出,有些观点借鉴了英国、美国和加拿大对学者本身的偏见和大学偏向于推崇某种观点的研究,认为澳大利亚的大学缺乏多样化,并且不当限制了学生、教师和访问学者在校园里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

悉尼科技大学副教授冯崇义博士指出,西方的大学是不同观点碰撞的场所,畅所欲言有利于提供一个宽松学术环境,鼓励人们质疑和创新。

“[学术自由]是澳大利亚高教体制的命根子,”冯崇义教授说。

“如果学术自由、言论自由丧失掉了,那么大学的基本功能就彻底失去了。它必须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各种观点、各种思想撞击出火花来,才能够创造出知识,传播知识。”

冯崇义教授说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澳大利亚社会本身的政治正确造成了对学术自由的影响,还有可就是来自类似中国这样的国家对澳大利亚高等教育机构学术自由的侵蚀,也造成校方对相关学者施压。

2020年,新南威尔士大学在其官方推特账号上发表一篇文章批评了中国的香港政策,文章受到猛烈抨击,该大学随后删除了该帖。事件发生后,人们开始探讨留学生对澳大利亚的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可能产生的影响。

那起事件后,时任联邦教育部长丹·特汉(Dan Tehan)就宣布对大学在维护言论和学术自由方面的承诺进行审查。

冯崇义教授说:“我认为这个法案的出台是一个丢人的事情。学校本应该是最应该站出来捍卫学术自由,捍卫教师和学生的权利的,可是政府要出来[硬性]规范学校,这里面的一个理由就是否是学校见钱眼开,见利忘义,为了财政上的理由,去压制自由言论,自由的学术探索。这是一个很难堪,很不堪的事情。”

“联邦政府近些年来一直在削减大学的经费,让大学经费拙荆见肘,大学本身的创收能力很低,结果就把吸引外国留学当成维持生存最主要的来源。这本身就是很可耻的事情,”他说。

“澳大利亚不至于穷到要靠中国和印度的学生来支持它的高教系统吧。正是因为有了这种财政压力,学校才会这么在乎外国政府的眼色。”。

他认为中国政府所说的“吃着中国的饭,还要砸中国锅”的说法很荒唐。

“中国一直不把大学当做一个独立的传播知识的机构。一直是归政府和党领导。它的意思是说既然我给了你好处,你就要听我的。这是完全违反大学的规范。”

Tags:

Add a Comment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