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汪君尊:亚裔做诉讼律师不容易

~ 职场经历 ~
从业20年的汪君尊已经被年轻一代华人律师尊称为前辈了。面对“后浪“,汪律师最大的期望就是年轻一代不要再重复她毕业后头10年的艰辛。20年前,一个诉讼律师如果是亚裔面孔、还是女性,那可是新西兰律师界的异类呢。
 

汪君尊律师
 
奥克兰大学法律系毕业的汪君尊,最初的人生理想并不是做律师。当年她报读的是台湾大学政治系,没想到大学二年级暑假的一次新西兰之旅,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那时候,台湾流行年轻人趁暑假到国外学英文,同时体验外国学府的氛围。汪君尊在父母的建议下来到了新西兰,因为她的父母一直对山清水秀的新西兰很有好感。在奥克兰大学法律系的图书馆,汪君尊接触到一些读法律的的年轻人,渐渐地,她动了到奥大读法律的念头。
 
汪君尊并非想放弃在台大政治系的学习,她那时对国际关系感兴趣,希望日后能从事用英文谈判工作,因此想掌握一定的法律知识。
那时,汪君尊对律师行业的了解仅仅来自美剧,剧中的法官、律师各个衣着光鲜。 
 
当台大的同学进入大三的时候,汪君尊开始了在奥大法律系一年级的学习。这一读,就是5年,她再也没有返回台大。 
 
五年寒窗苦读,从刚开始英文都说不好到拿下奥大法律系的本科毕业证,又顺利考取新西兰律师执照,汪君尊彼时很想到律师界一试身手。
 
不过,找工作并不容易。汪君尊回忆说,她递交了许多工作简历,但都石沉大海,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直到同男朋友结婚用了先生的洋人姓氏,面试的机会才大大增加,后来终于进入了一家律师事务所。不过因为长着一副亚裔面孔,在律所更多地是被当做翻译使用。
 

汪君尊同她的先生和她的父母在一起
 
汪君尊说,她那时非常努力地在华社为律所做业务推广,也确实拉来不少华人客户;可是,客人接进门后就没她什么事了。 
 
“我好像就是大堂的接待员,在门口热情招呼客户,但客户进来后去哪个包间就同我没关系了,“ 汪君尊回忆道。
 
“哪怕是客户点名找我办案,律师所都会说,我们有更资深的律师,是专门负责这一块的。就算是我介绍进来的客户,客户的案子我都没办法跟进。
 
汪君尊说:“我对自己接来的案子都很上心,生怕有愧于那些找我的老先生、老太太或是哪个新来的华人移民,我总是担心负责案子的律师会不会很及时、很用心、很有效率地去工作。
 
汪君尊说:““我没有办法像老板那样走进每一个办公室,问律师这个案子处理的怎么样了?客户有什么需求?
 
在不能跟进案子的情况下,作为一个才入行的年轻人是没有办法通过办案实践提升自己;看到其他律师通过处理不同的案子,学到很多经验,得到升迁,汪君尊有一种深深的不满足感。
·
这成为驱动她日后创业开律师行的主要原因。
·
即便如此, 汪君尊对工作还是十分用心。她说,当年在去医院生孩子的路上、在阵痛中,她都不敢不接客户的电话,生怕错过客户的重要交代,影响律所的服务;那时律师所就她一个人能讲华语。
 
生完孩子之后,汪君尊没有像其他女律师那样选择在家带孩子,而是做完月子就去上班了。
 
她回忆说,在她那个年代,女律师如果怀孕生子,大部分人是停止工作、回家专心做妈妈,直到孩子上了小学,才会返回律师行。
 
汪君尊坦诚身为华人她没那么大胆、洒脱,做不到来去自如。
 
“因为找工作的时候,就已经比别人难很多了;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得到了大家的信任,哪里敢怠慢呢?”
 
不过最终,汪君尊还是选择离职,开办了“皇家律师事务所”,因为这能让她在工作和照看孩子之间取得一个平衡;更重要的是,她想用自己觉得最有效的方式,把针对华人的法律工作做得更好。
 
“以前在律所,是老板决定我能不能跟进某个案子、是老板决定我能跟进到什么地步,是临时帮助翻译几句呢还是对客户解释一个文件。我自己开了律所后,一个案子我可以从头跟到尾,把工作做到尽善尽美。”
 
自己开业,终于让汪君尊有了职业满足感。 
·
“工作中,我发现了我们双语律师的优势,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沟通交流方式使我们在能在案子的处理上更切中要害,一步到位帮客户解决问题。” 
 

汪君尊律师

不过自己开律所后,汪君尊遇到了新问题。那就是在出庭的时候,新西兰的法官还没有准备好同年轻的亚裔女律师打交道。 
·
“好几次准备好要出庭了, 我西装穿上了,律师袍也穿上了,电脑也打开了,文档也准备好了。可是法官却迟迟不出现。” 
 
汪君尊回忆说:“有一次上法庭,10点钟该开庭没有开,10点20分也不开,10点45分还没有开。我就问书记官,怎么法官还没有到。书记官很客气地说,法官说你案子的出庭律师还没有到,我们可以再等等。”
 
原来,法官从法庭的窗口看到一个华人小女生坐在那里,还以为出庭律师大概是开车途中交通堵塞卡到路上,压根没有想到坐在那里的年轻亚裔女性会是出庭律师。那时候的出庭律师都是白人,基本都是男性。
·
当汪君尊对书记官说:“我就是出庭律师啊!”  书记官一脸愕然。 
 
汪君尊回忆说,有时候出庭,对方律师是那种上了年级、看起来资历很深的白人律师;即便她代理的案子在理,她讲的也非常清晰,可法官还是会在没有完全搞清案子的情况下,就判对方赢。 
·
汪君尊说:“新西兰的法官都很忙,今天审这个案子,明天审那个案子;上法庭前,可能都没有足够的时间了解案情。上了法庭一看,这边是亚裔年轻女律师,那边是律师前辈,会本能地认为上年纪的白人律师明白、更靠谱,于是直接判对方赢。”
 
遇到这种情况,汪律师不得不上诉,从低级法院到中级法院,不行再到高级法院,最后赢了官司,这种情况不止发生一两次。
 
汪君尊说:“上诉过程中,越往上,法官越会排除我的种族、我的性别和我的肤色因素,就事论事、公正裁决。虽然最终我代理的案子打赢了,但是这个过程很折腾人,客户很辛苦,我也很辛苦。”
 

汪君尊律师
·
汪律师还记得有一次她怀孕出庭,被法院的警卫要求坐到犯人的家属席,警卫以为她是犯人家属,因为他从没有见过华人律师做辩护工作,更没有见过挺着大肚子的出庭律师。
·
就这样,从本世纪初到2010年,汪君尊律师执业的前10年间一直比较辛苦,经受过不少挫折;后10年就顺利多了, 因为官司打得多了,也打出了一些名气。奥克兰法庭就那么多个,法官就那么多位;后来再出庭的时候,几乎没有法官不认得这位来自台湾的亚裔女律师。
 
这些年,汪律师代理过一些知名度比较高的案子,包括中资企业的案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去年,新西兰最大、资历最老的MC律师行主动向汪律师发出邀请, 请她带领她所创立的“皇家律师事务所”加盟MC律师行。这让汪君尊非常惊喜和欣慰,在她看来,这是对她的工作能力和职业成就的最大认可。 
 

汪君尊律师
近年来,一些优秀的华人子弟进入律师行业,汪律师希望这些年轻人不用向她当初那样,花上10年的时间让人知道自己是谁;她表示十分愿意帮助这些新入行的年轻人,愿意做他们事业上的贵人,介绍优秀的前辈给他们相识。
·
汪律师还乐意给那些有心想学法律的“小朋友”们做指点、给建议。  ·
她也乐见有兴趣的华人双语律师同她联系,大家相互交流、互相鼓励、加油。

(汪君尊最近开了视频号,欢迎有兴趣的朋友观看,聆听她讲解更多同新西兰法律相关的事情。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