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时政快评:不增加建房数量 就无法解决房屋短缺

作者:任之~Ron等

今天(3月23日本周二)上午,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副总理兼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房屋部长Megan Woods三人联袂登台,宣布工党政府将在4月1日实施的房屋新政策。之前总理、副总理多次通过媒体给大家吹风,说将出台“最严厉的打压房价快速上涨”、帮助房屋首次买家的新政策。


看过政府出台的新政之后,我不禁哑然失笑。新政给我的第一印象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没有实质作用。

政府的新房屋政策倒是提高了首次购房补贴上限,单人购房者的补贴上限从 $85,000 增加到 $95,000,两人或是两人以上买家补贴从 $130,000 提高到 $150,000 。

另外,政府也放宽规定,允许更多的房屋首次买家只需支付5%的购房首付就可以申请获得资助。

不过,房屋新政的重点是以下两条:

一,买入后不满十年的投资房上市出售后,预扣30%投资所得税。之前的老政策是不满五年。

二,投资房的贷款利息支出不能冲减租金收入,租金收入需要全额缴税。

我们以奥克兰市最常见的三房一厅为例,计算一下贷款利息支出不能冲减房租收入的实际影响有多大。

按照现在的市场行情,一套三房一厅的房子每星期租金600元,一年租金总收入大约3万元。

三房一厅的房子,现在的价格100万元左右。按照银行的规定,投资房最少需要付30%的首付,贷款最多是70万元,贷款利息2.3%,一年利息支出大概1.6万。


以前利息支出可以冲减租金收入,一年3万元的租金收入在冲减了1.6万元的贷款利息支出后,只有1.4万租金需要交税,大约4000元。


现在贷款利息支出不能冲减租金收入,3万元的租金收入全部需要缴税,大约需要交9000元的税。


对比一下就很清楚,新政策对房东的实际影响是每年5000元。


相对于平均100万元的房价,每年动辄上涨5~10万元的增值速度,每年多缴5000元的税对投资房买家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


这项房产新政,显然是一个可以向民众展示一下工党政府关心民生,对房市非常关切的态度,但又没有什么实质性作用的花拳绣腿政策。


解决房价快速上涨的方法只有一个:多建房,新房建设速度和人口增加速度一致,不要让房子供不应求。

凡是不能增加房屋数量的政策,都不可能解决房屋短缺的危机。政府现在需要做的是投入低息资金,扶持房地产开发商,让他们多建房子,快建房子。而不是增加投资者的税务负担,降低房产的流动速率。

(Ron 为奥克兰建筑行业从业者)

对于政府的遏制房价新政,奥克兰金融投资人士有梦人先生说:“姐心大总理曾表态说,任期内绝不收房地产的资本利得税,如今房贷利息不能抵税其实就是变相收取利得税。”

有梦人先生说:“但这一政策本身是荒唐的,等同于经营费用不得计入成本核算。如果有律师就此状告工党政府,不知会是什么结局。”

华人电工协会副会长Bernny先生认为:“ 如果政府的这些新政策能让别的生意显得比房地产更有利可图,它可能会凑效。但事实上市场需要更多的房子,而别的投资方式的回报率跟房地产投资相比仍然缺乏吸引力,所以这些政策的实施将进一步推高房屋租金,穷人不会受益。

曾先生说:“但事实上市场需要更多的房子,而别的投资方式的回报率跟房地产投资相比仍然缺乏吸引力,所以这些政策的实施将进一步推高房屋租金,穷人不会受益。”

Lucy女士说,听说现在市场买房主力是投资人,政府新政策没准真能减少买投资房的人。”

曾先生说:“肯定能起到一个短时间的效果,问题是那些游资可以上哪里去呢?存银行是不可能的,股市风险和回报也不乐观,只要房价是跟通胀一起升起来的,所以最后还是会回来房地产,除非疫情突然结束,旅游,教育餐饮行业回暖,否则这些行业挤出来的钱和被稀释的货币还是会把房价抬起来。”

商人旭日先生说,“现在是供需失衡,政府不努力解决供的问题,而是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竭尽全力打压需的势头。这种短视政策也许短时间压住房价,但长远来看,将对奥克兰房地产市场造成难以修复的内伤。

旭日先生认为城市建设“应该向外扩张,建立多中心城市。”

Michael刘先生说:“每个区规划一些公寓楼,有利于年轻人和首次购者。不能把公寓楼集中在奥克兰市中心。”

一位叫吉米的先生建议政府“放心让投资开发商买地建房,让市场有更多房,市场饱和了房价自然是会降的,现在出台这些政策反而令成本增加,造成房屋更缺乏。”

艾伦W先生说:“房屋出租是商业活动,其收益历来都是要交税的;出租房的融资利息成本跟其他方面投资的资金成本没有任何区别,政府这样区别对待,在法律上行得通吗?就算法律上站得住脚,这样打击房产投资者终将极大损害出租房投资行业,最终受损的是无房群体。”

艾伦W先生说:“以工党为主体的左派,搞大政府/保姆政府,在他们眼里钱好像都是树上长的,对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者慷慨有余,对于为经济做贡献、为社会创造/提供资源的群体一次次重拳打击,又要马跑又要马不吃草。”

三木先生说:“利息不能抵扣税,这太荒唐。 上班途中听news talk zb, 很多kiwi打电话进来批评她,好几个抱怨疫情封城造成失业与大量的小企业与小店倒闭,经济进入衰退困境。有一人说总理没有打工经营生意的体验,根本上没有意识到封城、加税、这些政策,对小生意业主,与投资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Yan: 价格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如果想如果想降低价格,就需要增加供给,而且是市场新增供给,而不是把已有房屋再上市增加销量。增加供给最好的办法就是改变地的属性,批更多的住房用地。奥克兰市中心有高尔夫球场、马场,还有一些工业用地,这些都可以向远迁。然后鼓励资本进入住房市场,问题自然可以解决,政府只是不想这么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