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打儿Kiwi姑娘从澳洲去IS做圣战新娘 国籍问题考验澳新关系

国际社会大家庭中,新西兰同澳大利向来是铁哥们;双方一是近邻,同在南太平洋,二是同属英联邦,看看两国国旗的近似度,就知道两国传统上有多亲密。不过,自新西兰工党政府2017年上台后,两国关系已不比从前,而现在有进一步不睦的可能。

澳大利亚国旗(左)与新西兰国旗(右


最新导火索是一名被土耳其抓获的被认定是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26岁女子和她的两个孩子。该女子原本有澳新双重国籍,但澳洲取消了她的国籍,这意味着如果该女子被遣返,将不得不带着娃回到新西兰。这让阿登总理大为光火,她认为澳洲是在逃避责任,她认为这名女子应该被递解到澳洲。 

据澳洲广播公司报道,这名26岁女子是从叙利亚非法入境土耳其时被抓获的,她名叫 Suhayra Aden(本文简称S.A.),原籍新西兰,6岁时随家人移民澳大利亚墨尔本,获澳洲国籍,其家庭成员都在澳洲。2014年,伊斯兰国势头正旺的时候,S.A.持澳洲护照到位于叙利亚的伊斯兰国,同两名瑞典男子生了仨孩子,不过俩男人都死了,一个娃也死于肺炎,剩下的俩孩子分别两岁和5岁。

被土耳其当局抓获的Suhayra Aden(右)


2月16日,阿登总理对新西兰媒体表示,“任何不偏不倚的人(fair-minded person)都会认为这个人是澳大利亚人。”

阿登总理对澳洲把麻烦甩给新西兰简直是怒上心头,她语气强硬地指责澳洲的做法“不对”、“没有诚意”。不过,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2月16日为澳洲政府的决定公开辩护。 

新西兰总理阿登

莫里森说,澳洲法律规定,凡从事恐怖活动的双重国籍者,澳洲国籍都会被自动剥夺。他说:“作为总理,我的工作是把国家利益、国家安全放在首位。”

莫里森还说:“自恐怖分子成为我们国家敌人的那一刻起,就丧失了澳洲公民的权利。”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

其实,这名有双重国籍的女子S.A.去年就被澳洲剥夺了国籍。 

土耳其共和国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说,26岁的S.A.是伊斯兰国恐怖分子。S.A.先前已经上了国际刑警组织的蓝色通报。蓝色通报意味着该女子被通缉,警方需“收集其身份、所在地信息或是同犯罪行为有关的信息。

据报,土耳其当地的检察院已经接手S.A.的案子。 


澳洲记者的讲述

澳大利亚广播电台的记者Dylan Welch专程到土耳其采访了被拘压的 Suhayra Aden。Welch说,S.A.的两个孩子同她关在一起,他在拘留营还见到其他投奔伊斯兰国的澳洲女子。 

S.A. 用一口澳洲口音的英文告诉澳广记者说,她2014年在土耳其同带她去叙利亚的人会面,见面后她改变主意不想去叙利亚了,还试图联络她的母亲。不过最终还是被人带到了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控制的地区。 

澳广记者Welch说,他认为 S.A.算不得伊斯兰国战士,因为在那里的五年间,她生了三个孩子,还要自己照顾小孩,不可能有时间做其他事情。 

新西兰情报分析师Paul Buchanan 表示,澳广记者的描述意味着澳洲需要重新考虑 S.A.这个案子。他说,如果 S.A.的讲述都是真的,她看起来更像是被迫在伊斯兰做性奴。

新西兰圣战新娘有一打

有新西兰和澳洲国籍的圣战新娘并不止S.A.一个。2016年,新西兰情报部门就证实有12名新西兰女子前往伊斯兰国充当圣战新娘,不过,她们都是从澳洲出发,很可能也有澳洲国籍。  

现在不知道她们是否都还活着,是否都想返回家园。有新西兰人担心澳洲会把她们的国籍剥夺、然后把她们都甩给新西兰。


澳大利亚2014年立法规定加入伊斯兰国是犯罪行为。

有新西兰人建议新西兰政府同澳洲政府协商,如果这12个圣战新娘都想返回的话, 澳洲和新西兰各收留一半:在澳洲生活时间久的归澳洲,在新西兰生活时间久的归新西兰。 

还有人建议新西兰抢在澳大利亚前面,赶紧取消另外11个人的新西兰国籍。因为新西兰也有法律规定,危害国家利益者会被取消国籍。据1977年新西兰公民法,如果一个人有他国国籍,或是有违反新西兰国家利益的行为,都可能被剥夺国籍。 

新西兰受够澳洲甩麻烦


据报,新西兰和澳洲当局先前就知道S.A.的情况,两国曾商讨如果S.A.被遣返的话,该如何解决其去向。不料澳洲后来单方面宣布S.A. 的澳洲护照作废,在阿登总理看来,这是把麻烦推给了新西兰。 

 阿登说,“坦白讲,新西兰对澳洲总是把自己的问题‘出口’到新西兰感到厌倦。”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澳洲把什么问题“出口”到新西兰了呢?


原来,澳洲2014年收紧了移民法,凡是海外出生的人,如果不能通过品格核查,也就是说在澳洲因犯罪被判刑12月或是更长,都会被遣返回国。

自2014年以来,澳洲已遣返约2,000名新西兰人回国,在所有被澳洲遣返的海外出生的人士中,新西兰人被遣返的最多。

从2014年至2020年,这些被遣返的人当中至少有一半人在新西兰犯罪肆虐,他们共犯下了约9,000宗案子,包括入室行窃、殴打他人和性侵儿童。澳洲《每日邮报》甚至用“在新西兰引发巨大犯罪浪潮” (cause huge crime wave back in New Zealand)来形容这些被遣返回来的人给新西兰社会治安带来的破坏。


据报,被澳洲遣返回来的人无论是作案的狡诈、无论是暴力犯罪还是有组织犯罪,都比本土罪犯更狠。 对澳洲把大批新西兰出生、澳洲长大的犯罪人士遣返新西兰,阿登总理去年就公开表示了强烈不满。她说,被遣返的人中,很多从小就随父母移民澳洲,在新西兰举目无亲,没有社会根基;被遣返者中甚至有一名女子一岁时就被家人带去了澳洲。阿登总理认为这些人应该是澳洲人。

2020年2月,阿登总理曾经同澳洲总理莫里森在新闻发布会上就澳洲把罪犯遣返新西兰的做法进行了一番唇枪舌战,吸引了国际媒体的注意。 

Image
阿登总理同澳洲总理莫里森在新闻发布会上

澳洲很多Kiwi

为何澳洲有这么多犯罪的新西兰人呢?因为澳洲生活着很多新西兰人。根据澳大利亚国会2020年2月的统计,截至2018年6月底,有约568,000名新西兰出生的人居住在澳大利亚,占澳洲总人口的2.3%,是澳洲第四大移民社区。


由于澳洲和新西兰两国民众可自由往来,很多新西兰的外来移民入籍后,就移民到了澳洲,这让澳洲非常不满,因为澳洲认为这些人把新西兰作为进入自己国家的跳板,澳洲因而失去对外来移民数量的控制。


以2016年为例,当年移居澳洲的新西兰海外出生的公民中,有三分之二来自亚洲和太平洋岛国。

澳洲对阿登政府也不满

新西兰与澳洲两国关系近年走下坡路,同两国执政党一个偏左、一个偏右也有关系。 


早在2017年新西兰大选开始前,时任澳大利亚外交部长Julie Bishop就说,她发现同“新西兰工党政府非常难以建立信任。”

阿登总理2017年与时任澳洲总理 Malcolm Turnbull


这话倒是没说错,由于澳洲自由党是中间偏右政党,同新西兰中间偏右的国家党倒是水乳交融。据说John Key爵士执政时期,两党高层有机会就在一起切磋交流治国经验。


澳洲总理莫里森早在1998年还是个未满30的年轻人时,就被当时的国家党政府旅游部长Murray McCully看中,请来负责旅游局一个崭新的政府部门 -“旅游和体育办公室”。Murray McCully在John Key担任总理期间更是担任了国家党政府的外交部长。由此可见新西兰同澳洲关系的紧密、新西兰国家党人同澳洲自由党人的亲近。


2017年工党赢得大选不久,阿登总理就因为数次要求引进被澳洲安置在马努斯岛(巴布亚新几内亚所属)的难民而引发澳洲政府的不满。 要知道澳洲的莫里森总理曾做过移民部长,对打击偷渡一向立场坚定。 澳洲移民部长认为新西兰此举这会刺激人口走私贩子将新西兰当成人口走私目的地;另有澳洲政界人士担心一旦这些寻求庇护者拿到新西兰护照后会大摇大摆进入澳洲。


澳洲移民部长达顿当时警告新西兰要“好好考虑同澳洲的关系,考虑这么做的后果。” 阿登总理于是改主意拨款300万新币帮助马努斯岛的寻求庇护者,澳洲移民部长不但不领情,反指新西兰“伪善。因为澳洲在阻止偷渡方面花费上亿,新西兰从中获益,但从未给过澳洲任何资助,反过来还批澳洲对待难民不人道。


澳洲媒体发文认为阿登在马努斯岛事件上摆出一副道德姿态,是幼稚的表现。

澳新关系很重要

阿登总理上任以来, 已经是第三次公开指责澳洲总理莫里斯(头两次是马努斯岛难民事件和澳洲递解新西兰罪犯回国)。

NewstalkZB的时事节目主持人Heather du Plessis-Allan女士测猜说,总理认为在S.A.这件事情上强硬怼澳洲,能获得新西兰民众的支持。

不过,Heather du Plessis-Allan表示,激怒澳大利亚是要冒很大风险的,会让两国已经紧张的关系进一步紧张。 国家党外交事务发言人、前外交部长Gerry Brownlee说,几年前,新西兰就公开说明谁参加伊斯兰国组织,谁就要承担后果。他说,S.A.这件事情应该交给土耳其司法系统来处理;  S.A.应该自己承担责任。他也提醒阿登总理应该牢记澳新关系有多么重要。 


确实,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新西兰同澳洲的传统盟友关系对南太平洋地区的区域安全至关重要。 

你的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