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选】各个政党治安政策比较:从关注受害人权益到打击黑帮

对于外来移民来说,能在新西兰安居乐业最是重要。离2020大选投票日不到两个星期了,来看看各个政党的治安政策吧。
总体来说,新西兰各政党都认同司法系统需要改进,需要在预防犯罪、监狱管理、法律威慑和打击毒品方面有新举措。

受害人权益更重要

新西兰电台在刊登介绍各个政党司法政策的文章时,介绍了这样一个案例。一年前,两岁的小男孩Jonathan跟着父亲在人行道上骑车子玩耍,被一个17岁的快速开摩托车的少年撞死;而肇事者仅仅被判罚100个小时的社区服务。
失去小宝宝的Woollaston先生夫妇悲愤地说,他们在法庭上宣读的受害人陈述受到严格审查;他们是受害人,但权益完全被漠视,坐在法庭上像是外人;而法庭辩论的重点是如何让那名夺去他人生命的17岁少年不因受到惩罚而一生“被毁”。 

受害者权益,已经是主要政党关心的议题。 

01

工党

工党承诺2017年赢得大选后进行司法改革,以打破犯罪循环现象并解决犯罪的社会根源。工党设定了在15年内减少犯罪30%的目标,承诺致力于预防犯罪和对囚犯改造,同时增加一线警察人数。
 
工党的第一个任期就要结束了,实际做得如何呢?监狱囚犯数量下降超过11%,但2017/2018年释放的囚犯中,有45%在12个月内再次犯罪并被定罪,也就是说,有近一半的囚犯在释放后重新走上犯罪道路。 
 
2018年8月,工党政府曾举行了一场为期两天的司法峰会,对司法系统各个方面进行深入探讨,寻求更多的意见想法和改革授权。
 
峰会期间,犯罪受害者对现有司法体系提出强烈批评,他们感到自己被边缘化和二次受害,对司法系统感到完全失望。
 

工党政府司法部长Andrew Little
 
工党政府司法部长Andrew Little于是宣布单独与受害者开会座谈,倾听意见。  
 
目前,Andrew Little的态度是,工党希望通过制度化的手段保障受害者的呼声能被听到。 他说,这是听取社区民众意见的结果。 
 
02、国家党
关注受害者权益也是国家党愿意做的。国家党司法发言人Simon Bridges表示,国家党将把受害者权益置于司法系统的核心位置。
他说:“这不仅仅是嘴上说说,这是我们要遵循的精神。”
 

国家党司法发言人Simon Bridges
03

优先党

新西兰优先党领袖Winston Peters的态度也是将捍卫受害人的权益放在首位。他说,要紧的是尊重《量刑法》(Sentencing Act )的原则,首先关注受害者的需求,其次关注社区的需求,最后才是关注罪犯的需求。
 

新西兰优先党领袖Winston Peters
 
Winston Peter表示,“迟来的正义就是非正义(Justice delayed is justice denied ),这是一个基本原则。”

04

行动党 

相比较而言,行动党在捍卫受害人权益上的政策更有力度。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 打算将入室盗窃罪列入“三振法”管辖范围。他说,入室盗窃不是财产犯罪,这是一种入侵。
 
这意味着,如果盗窃犯罪分子是第三次被判入室盗窃罪名成立,那么将在监狱内服刑三年不得保释。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 

三 振 法

三振法的核心概念是,第三次犯下严重罪行的罪犯将被处以相关罪行的最高刑罚,至少25年不能被保释。
 
三振法(three strikes)是行动党提出的判刑和保释改革法的一部分,2010年6月1日开始实施。
2011年,工党表示如果赢得大选,他们有可能废除这项法律。2017年工党重新掌权,第二年(2018年)就提出了废除三振法议案;不过由于执政伙伴新西兰优先党的坚决反对,提案胎死腹中。

除了将入室盗窃也列入三振法管辖,行动党还以减刑做奖励鼓励囚犯在监狱中完成扫盲课程并通过驾驶执照的考试;对那些愿意给其他囚犯提供教育课程的犯人,也给与他们减少刑期的奖励。
 
同时,行动党还提议减少行政壁垒,以方便社会团体到监狱为囚犯提供教育和改造项目。 
04

绿党

 
绿党司法发言人Golriz Ghahraman表示,对罪犯进行监禁作为一个系统失败了,现在是时候进行改革了。
 
她说,监狱里囚犯数量越来越多,而且监狱系统特别针对毛利人。 
 

绿党司法发言人Golriz Ghahraman
绿党希望加强“修复式正义(Restorative Justice),停止建造新监狱,并提议采用 Tikanga 毛利人的司法手段。
(注)修复式正义(Restorative Justice)是一种刑事理念,主张处理犯罪事件不应只从法律观点,也应从“社会冲突”、“人际关系冲突”着手,也就是强调“社会关系”的修复。

毒 品 问 题

在毒品问题方面,新西兰各主要政党似乎同意将毒品和酒精上瘾视为一种健康问题,而不是犯罪问题。
工党政府司法部长Andrew Little说,政府已经做出了对成瘾问题进行早期干预的重要变革。
 –
他说,政府已经设立了治疗酒精和毒品上瘾的专门法庭,并将投入更多资源在全国范围内建设此类法庭。

帮 派 问 题

行动党说,过去的两年半中,新西兰帮派成员数量增加了三分之一,被起诉犯下枪支违法罪行的帮派成员增加了54%。现在,每天至少有一个帮派成员被控枪支犯罪,帮派团伙之间非法开枪的消息时有耳闻。 

国家党
国家党领袖Judith Collins 主张赋予警察更大的权力,使得警察能够搜查帮派成员的房屋和汽车查看他们是否藏有不法枪支。国家党主张对与帮派有关的犯罪采取更为严厉的判决,并禁止公共场所出现帮派标志。
绿党
司法发言人Golriz Ghahraman说,对帮派发动战争只是“狗哨政治”,带有种族主义色彩。她说,打击黑帮从未能够帮到受害者,也未能降低犯罪率。
注:狗哨政治(英語:Dog-whistle politics)是一种政治手段或政治演讲,在看似面向普通大众的一般信息中加入针对特殊人群的特定政治信息的手法。
行动党
行动党认为,目前处理帮派和非法枪支问题的措施并不奏效,因为没有打击到要害。 
行动党的建议是,如果警察在搜查行动时发现帮派成员非法拥有枪支,且该地址有非法经营活动发生,警察就有权没收帮派成员的财产,如房屋、汽车和钱财;也就是说,非法枪支的存在可以让警方快速查封帮派资产。
 
行动党认为,帮派分子手中哪怕有一把枪,就会给社区带来很大危害。
 
本文主要信息来源 :RadioNZ10月5日文章(A new kind of justice? Parties’ positions on law and order)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