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男孩与洋人继父失踪一年,是伪造死亡躲避他乡吗?

到今年3月13日,11岁的新西兰华人男孩Mike Zhao-Beckenridge和他的继父 John Beckenridge 先生失踪整一年了。起先,人们相信他们都已经不在人世;但现在,更多的人相信他们还活着。

如果他们真活着,那会身在何处?

这是个在新西兰轰动一时的案子。案发近一年了,人们仍旧不能忘怀。

 

从头说起, 父母离异引发的失踪案

1456857535916 (1)

这是一个因Mike的母亲同继父离异、其抚养权被判给母亲后引发的一个失踪案。此案的一大看点,是华人男孩同他洋人继父的关系。

我们还是从头说起吧。

2015年3月13日午饭时间,11岁的Mike Zhao-Beckenridge在新西兰南岛最南端的城市Invercargill的一所校园里被他的继父John Beckenridge开车接走。从此,父子俩人间蒸发。

8天之后,Beckenridge 先生的汽车被发现沉于Curio Bay 海湾的海底。

警方经调查发现,这辆汽车是从一个88米高的悬崖上飞入大海的(见下图)。

1456857535916 (12)

2015年5月,警方从Curio Bay 海底打捞出John Beckenridge的座驾,但车子里没发现尸体。直到现在,警方也没找到两人的任何踪迹。

最初,人们相信这是个谋杀-自杀案,但现在,专家们不这么看。

 

 

Mike 继父 :多个化名、多本护照

1456857535916 (2)

说起Mike的继父John Beckenridge先生,他的背景可不简单。这名64岁的瑞典裔男子是澳洲公民,他有多本护照,至少有4个化名。他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阿富汗都做过直升飞机驾驶员,海外关系很多。

Beckenridge先生的化名包括John Locke、 John Lundh、 Knut Goran Roland Lundh 和John Bradford。

相信Mike和他的继父仍旧活着的专家们包括一名私家侦探和一名刑事专家。私家侦探调查过好几个类似案子,他坚持认为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子可能躲藏在什么地方。

新西兰警方在南地(Southland)地区的指挥官 Kelvin Lloyd 也一直认为这父子俩还活着。很长时间之后, Mike的母亲 Fiona (Feng-Juan) Lu也相信她儿子还活着。

但问题是,如果他们还活着,为什么没有人看到过他们? 如果他们已死,为何尸首一直没被发现?

 

车里没人?神秘的汽车跳崖

1456857535916 (3)

2015年3月13日,Mike的继父Beckenridge先生开车把Mike从学校接走。3月22日,有人在南地一个叫Curio Bay的海滩发现了被海水冲上岸的汽车零件和Mike的背包。

1456857535916 (5)

几十名搜寻人员和志愿者搜遍了当地几公里长的海岸线,发现了更多的汽车零部件,但没有发现Mike和他继父的踪迹。

1456857535916 (11)

Curio Bay的海面一向风大浪高,海水能见度只有30厘米。 警方潜水小组潜入海底数次搜索未果。

3月26日,水下照相机发现Curio Bay海底有汽车残骸。警方费尽周折把汽车从海底吊出并运上岸。原以为汽车里可能有尸体,结果不但没发现尸体,警方甚至不能肯定汽车在冲入大海时,车中是否有人。

1456857535916 (6)

1427149990136

有人说,那里海水环境恶劣,大海可能吞噬了尸体。但私家侦探说,如果Mike和他继父当时在车子里,总会留下些痕迹,但警方到现在一无所获。

1456857535916 (8)

警方确信Beckenridge 先生那辆黑蓝色的 Volkswagen Touareg 车是从一个88米高的悬崖驶入大海的,警方还发现了汽车从悬崖飞入大海前在悬崖的位置。

Some friends and neighbours of Beckenridge believe he faked his own death and fled overseas with his stepson.

 

伪造死亡?他们是否已经出逃

Beckenridge先生的一些朋友和邻居相信他制造了他和Mike的死亡假象,好逃亡海外。也有刑侦调查专家认为他们两人躲藏在新西兰某个偏远的地方。

刑侦调查专家McQuilter 先生说,他们完全有可能消失在新西兰某个地方;有些人不想让世人知道他们存在的时候,会躲藏到南岛的南地或是北岛的Coromandel 半岛。

McQuilter先生认为Beckenridge父子可能被迫过着极为简朴、贫困的生活。他猜测说:“他们可能改名换姓、改变头发颜色,可能呆在一个人们不过问他人背景的地方。”

坎特伯雷大学刑事学家 Greg Newbold 也相信Mike和他的继父仍旧活着,但认为他们可能在海外,因为Mike的继父会驾驶直升飞机,有化名,有不少海外关系。他说,只要你足够聪明,很有可能在海外生活而不被人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

他还预言在某个时候,“那个年轻人(Mike)会现身,还会写一本书。”

Mike 和他继父失踪不到24小时,警方就启动了边境报警机制。不过,新西兰海关并没有Mike父子两人的出境记录,机场录像也没有显示他们从机场离境。

这个案子也在国际刑警组织备案,刑警组织也没发现什么情况。

看来,刑侦调查专家McQuilter 先生的话最无可挑剔。他说,最终,时间会披露Mike和他继父的踪迹。

 

 

Mike与继父,关系似乎很亲密

作为Mike Zhao-Beckenridge的继父,John Beckenridge 先生似乎同Mike的关系似乎相当亲密。

Beckenridge 先生是在2007年同Mike的母亲Feng Juan Lu女士结婚,2013年离异。

屈指算来, Beckenridge 先生和 Lu女士结婚时, Mike 才三、四多。从三、四岁到十一岁,Beckenridge一直担当着他父亲的角色。

据新西兰英文媒体报道,Mike父母离婚后,Mike仍同继父仍生活在女皇镇。他母亲则搬到Invercargill市,后来又有了新伴侣。

Mike父子俩失踪前大约一个月, 家庭法庭判决Mike的抚养权归他母亲。Mike于是离开继父,去Invercargill他母亲那里。

Beckenridge 40年的老友- 瑞典航空公司飞行员 Roger Henricson-对媒体说, Mike 经常给他继父打电话,“不顾一切地” 想回他身边。

Henricson先生相信Beckenridge 是很爱Mike的。爱到什么程度? 他把他在女皇镇价值百万的房子从他名下转到一个名为Ozprey Trust 的信托机构,Mike 是受益人,Henricson 先生是另一受益人。Beckenridge 和Henricson都是信托人。

Henricson说,Beckenridge 失去对Mike的抚养权后很不开心,“他为此很沮丧。……他过去七、八年来一直是这个小男孩的父亲,他对这个孩子很有感情。”

Henricson 说, Beckenridge 曾告诉他,Mike在他母亲家生活的并不开心。

“John 对此很焦虑,他报警两次,警方到Mike母亲家查看,同Mike的母亲和Mike都有交谈,但警方说他们无能为力。 ”

据报,Mike的母亲曾表示要把他送到中国他的亲身父亲或是爷爷奶奶那里。

2015年3月13日,Beckenridge开车到Invercargill市Mike就读的学校James Hargest Junior Campus  (下图)接走Mike。警方相信,Mike是自愿同他继父离开学校的。

F0AB6875-BA9C-06D3-77395D16D47A2CED_2

 

法律行动:关于房子

Mike父子失踪后,Mike的母亲 Lu女士采取法律行动,要求法院任命一个公共信托作为Ozprey Trust 的信托人,以保护Mike的权益。

Mike继父的房子是在这个信托名下,Mike是这所房子的受益人之一,另一受益人是Mike继父40年的老友Roger Henricson先生。Mike继父同 Henricson先生都是信托人。

1456870007383 (1)

Beckenridge 先生在女皇镇的房子价值百万

Mike父子失踪后,Henricson 先生写信给Mike母亲的律师,说Mike已不再是这所房子的受益人。

Beckenridge 先生在女皇镇的房子位于 Hayes Estate 湖畔。 Mike 在搬去 Invercargill 他妈妈那里之前,就同继父住在这里。

自Mike父子俩失踪后,这所房子一直空着,房屋贷款也一直欠着。

法官Robert Osborne于是任命了一个公共信托来代表失踪的Beckenridge先生。

不过,在验尸官对这个案子下结论前,关于谁拥有这所房子或是谁能从售卖这所房子中获益的争执不会有结果。

据英文媒体报道,Mike的失踪给他的母亲Lu女士打击极大,Lu女士的家人现在都避免提到Mike。Lu女士一直拒绝媒体采访。

 

 

事发一年,依旧是悬案

Mike Zhao-Beckenridge和他的继父John Beckenridge先生失踪近一年了,他们最后一次被人看到是在南地Southland 的一个叫 Catlins的地方。之后没多久,Beckenridge 的汽车被发现沉落在大海里。

1456857535916 (10)

一些人相信这父子俩已死,但更多的人相信他们还活着。

目前,新西兰警方仍把该案当失踪案来处理。

不过,就算Mike还在人世,他的人生也永远被改变了。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