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也刮起推倒历史人物雕像风,彼得斯斥为“白痴潮”

作者: 毛 芃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遭遇警察暴力执法致死案在美国引发声势浩大的反种族主义示威活动,这场“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的活动波及全球。近日,示威者把目标瞄准一些著名的历史人物雕像,远在南太平洋的小国新西兰也未能幸免。在以Hamilton上校命名的全国第四大城市,Hamilton先生的雕像已经被市议会拆除。  

 

毁雕像如火如荼

约翰逊连发八推痛斥

在英国,反种族主义示威者将17世纪的商人(参与奴隶贩运)、托利党国会议员、同时也是慈善家并为家乡繁荣做出巨大贡献的爱德华·科斯顿(Edward Colston)的雕像被拉翻在地并丢入码头边的河水中,全球无数人目睹了雕像跌入水中的那一幕。
 
科斯顿雕像被拉倒
 

科斯顿雕像被丢入河水
 
不仅如此,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的雕像和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的雕像亦遭涂鸦损坏。
 
维多利亚女王的雕像被人涂写上“谋杀犯”、“奴隶主”、”殖民者“和”种族主义者“。
 

维多利亚女王的雕像被破坏
.
带领英国取得二战胜利的丘吉尔,如今也被一些人视为种族主义者。历史学者里查德·托耶(Richard Toye)在他即将出版的《丘吉尔迷思》(The Churchill Myths)一书中,指丘吉尔确曾发表过“白人优越”的论调。
 
不过,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力挺丘吉尔,他6月12日连发8条推特,旗帜鲜明地维护丘吉尔和其雕像。约翰逊说:“国会广场的丘吉尔雕像是为了永久纪念他的伟大成就- 将英国和整个欧洲从法西斯和种族主义者的奴役中解救出来。”

 

 

推特

约翰逊首相说:“是的,丘吉尔的一些言论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不能接受;但他是一个英雄,完全值得享有人们对他的纪念。 
 
他说:“我们现在不能试图去修改或是审查我们的过去,我们不能装作我们的历史不是这个样子。遍布我们城镇的雕像是我们的前辈竖立起来的,他们有他们的视角、有他们对什么是正确和错误的理解。这些雕像,用它们的错误,教我们认识过去。推倒这些雕像,是对历史撒谎,会让后辈人无法了解我们的过去。”
.
在英国,“黑人的命也要紧“运动的参与者列出一个名单,要求毁掉78个“种族主义者”雕像。 
毛利党要求去除殖民主义雕像
这事儿该咋办?
用现代人眼光审视历史人物雕像的风潮也涌入了新西兰。 
 
6月10日星期三,新西兰毛利党呼吁进行调查,在全新西兰找出象征种族主义和压迫的殖民主义纪念碑、雕像和地名,然后将其统统除掉。 
 

毛利党联合领袖Debbie Ngarewa-Packer要求对全国的历史雕像进行核查
.
毛利党的要求引发人们的关注,评论人士Heather du Plessis-Allan在随后的评论文章中问道,这个事该如何操作?该如何决定哪些雕像必须被推倒?
 
Heather du Plessis-Allan说,能够被塑成雕像的历史人物,通常都对社会有着特别的贡献,这些人也往往有着丰富色彩的人生。  
 
以库克船长为例,  经常有人提出要铲除他的纪念碑,因为他被认为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可是,如果读一下安妮·萨尔蒙德女爵为库克所作的辩护之词,你会发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库克船长,这是一位竭力阻止自己船员杀死毛利人的船长;当双方相遇演变成暴力冲突时,库克船长总是自责不已。那么,我们应该相信哪种版本的库克船长呢?
 
新西兰首都惠灵顿火车站外有一尊圣雄甘地的雕像,这个雕像是不是该推翻呢?对非洲人来说,甘地可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哦。不过,甘地通过非暴力抵抗为印度独立做出了杰出贡献。那么,甘地雕像该何去何从呢?  
 

惠灵顿火车站外的圣雄甘地雕像
.
新西兰也有大英帝国女王维多利亚的雕像。维多利亚在位期间,英国海外殖民地遍及全球,有“日不落帝国“之称。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海外殖民,那也是大逆不道的行径。不过,毛利党不觉得维多利亚女王雕像是个问题,因为女王当年“反对殖民新西兰”。
 
可是,维多利亚女王并没有反对殖民澳大利亚,澳洲土著居民可是遭到过殖民者的虐待呢。
 
那么,新西兰是应该保留维多利亚女王雕像、因为她对新西兰无害,还是应该推倒女王雕像以声援澳大利亚土著社区呢? .
毁掉一个历史人物雕塑很容易,但评判一个历史人物,是很难用“好人”或“坏人”来简单地定义。
.
历史人物的雕像,怎样才能有资格保留下来?历史人物做的坏事和好事要有怎么样的比例才能有资格让他们的雕像不被拆除?一个雕像要激怒当地社区多少比例的人口才可以拆除?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Heather女士认为,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是建造新的纪念碑,以反映当代新西兰的面貌并达到种族关系的平衡,而不是拆除已有的历史人物雕像。 
 

时评人Heather du Plessis-Allan 
.
Heather du Plessis-Allan 女士还认为,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把有争议的纪念碑从一个地方挪到另一个地方,例如詹姆斯·库克船长的雕像原先建在毛利人先祖拥有的Titirangi 山上,这是个选址错误;把库克船长雕像从Titirangi 山挪到吉斯本的博物馆,问题就解决了。 
 

库克船长雕像被移走

詹姆斯·库克船长Captain James Cook, 1728年11月-1779年2月),  集英国皇家海军军官、探险家、航海家、绘图师为一身。他1769年10月登陆新西兰,是首位环绕新西兰航行的航海家;他绘制的新西兰海岸线和地图相当准确。新西兰很多地名都是由库克船长命名,包括我们熟知的丰盛湾、霍克湾和南阿尔卑斯山等。
 
库克船长的纪念雕像1969年落成,50年后,由于当地毛利部落的抗议,雕像在2019年5月初被移到了吉斯本博物馆。 
 

这座库克船长雕像已被移入博物馆
.
博物馆馆长埃洛伊斯·华莱士(Eloise Wallace)特意澄清说,库克船长的雕像不是作为纪念物放在博物馆,而是作为历史文物。
 
而且,当地博物馆一直在研究雕像的历史,并更新了解说词,对库克船长同当地的关系做了新的解读,“ 以帮助我们理解社区不断变化的看法,以及对我们的历史的承认。”

库克船长1770年绘制的新西兰海图
.
不过,挪走库克船长雕像也是一件有争议的事情。
 

詹姆斯·库克船长
.
有人相信,如果不是詹姆斯·库克发现了新西兰,我们的社会不会有今天。
 
还有人写道:“大部分新西兰出生的人都有毛利人和欧洲人血统,即便他们都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所有这些(破坏和移走雕像)都在伤害双方并阻遏进步。我们实质上是一个整体,在某种程度上,双方的血液都在我们的血管中流淌,我们可以不用分裂走向未来吗?” 
.

Hamilton上校雕像被移除

2020年6月12日,库克船长雕像被移走这种事在新西兰再度上演,这次发生全国第四大城市Hamilton,被挪走的是John Hamilton上校的雕像。原来,Hamilton这座城市是以这位英国皇家海军上校的名字命名。1864年,Hamilton在Tauranga附近的一场战役(Battle of Gate Pā)中身亡。  
 

John Hamilton上校雕像
.
Hamilton的雕像之所以被拆,是因为怀卡托地区毛利人部落 Waikato-Tainui正式向Hamilton市议会提出了要求。这座雕像已经被当地一位毛利人活动分子Taitimu Maipi涂鸦,他还声言要在今天(6月13日)的抗议游行中把这座象征殖民主义的雕像拆掉。
 
当地市议会于是先下手,周五把Hamilton的雕像从市政广场连根拔除。不少人认为Hamilton市议会这么做是担心这座有争议的雕像可能会被激进分子毁坏。
 

Kaumatua Taitimu Maipi (右)2018年就抗议Hamilton雕像矗立在市政广场。
.
6月12日星期五,当同真人般大小的Hamilton雕像被拉到的时候,汉密尔顿市政广场响起一片欢呼声,
 

John Hamilton上校雕像被移除
.
当地一些居民很高兴看到Hamilton雕像从市政广场消失,但也有人认为这座雕像是该地区历史的一部分,应该保留下来。
.

副总理彼得斯很愤怒

新西兰副总理、外长兼新西兰优先党领袖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周五说,他对那些意图拆除历史人物雕像的“白痴浪潮”感到愤怒。他说:“为什么新西兰有些所谓的清醒的一代(woke generation)觉得有必要模仿从海外舶来的无脑行为?”
 

新西兰副总理兼外长Winston Peters
.
彼得斯说:“如果新西兰是一个自信的国家,那它就不会消除自己历史的象征,无论是好是坏,或者仅仅因为过时。”
.
他说:“一个国家从错误和胜利中汲取教训,一个国家的人民应该有足够的知识和成熟度来区分这两者。”
.
彼得斯说:“一个人就像一个国家,如果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就不会知道自己将走向何方。”
.
彼得斯先生还挖苦那些要拆除历史遗迹的人,告诫他们“懂点事吧,找本书来读读。”
.
另外,新西兰南岛最大城市基督城市议会表示,他们不考虑拆除该市的任何殖民时代的雕像,包括詹姆斯·库克船长的雕像。
 .

基督城的维多利亚女王雕像
.

如不喜欢过去,就改变未来

一向在有争议问题上直言的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表示:“消除象征着我们过去的东西,不等于会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事实上,我们更有可能重复过去相同的错误。 ”
 

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
 
他说,推倒历史人物雕像是具破坏性和分裂性的行为;我们应该了解我们历史的全貌而不是简单地试图涂抹掉过去的历史。
 
David Seymour说:“如果你不喜欢我们的过去,那就做一些有建设性的事情来改变我们的未来。”
 
(所有照片来自网络) 

读者点评:

刘炼 :重新定义过去,实际上是对现在的反思,是一种进步,但是不必一味否定,更不能因为好恶而抹杀。

路人: 雅典人大量蓄奴 是不是雅典的文明遗产应该被批判和摧毁呢?

朱迪:那种简单、粗暴对待历史人物的做法很愚蠢。奇怪的是西方社会竟然存在和中国文革时基本相同的思维和行为;贫穷和差异导致的一些人对社会严重不满,是产生这种思维和行动的基础。加上外因的推动,就爆发了这种事情。而大多数人的沉默和政府的不作为,更助长了这种乱象。

黎明:毛氏文革世界开花,还好,没有经历过反右,知识分子的脊梁骨还在,人们还可以反思,还可以纠枉

图片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