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任伊始,“川粉帽”给国家党新党魁惹麻烦

作者:毛 芃

国家党领袖Todd Muller刚上任就遇到点麻烦,很多新西兰人注意到他办公室里摆放着一顶“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帽子,他们震惊之余感到很不满。 


“让美国再次伟大”,  这是美国总统川普上届大选时的竞选口号,口号被印在帽子上,川普的支持者们都喜欢戴这个被称为“MAGA”的小红帽。 

MAGA帽是川普支持者的标配

穆勒先生对美国政治有浓厚兴趣,2016年他到美国观察总统选举,听了川普的演讲,也见识了希拉里阵营的竞选。返国时,他不仅弄了顶据说有川普签名的MAGA帽,还弄了俩希拉里头像徽章。而且,还都摆放到了他的办公室。

这是2016年11月8日美国大选前夕穆勒先生的推文。他在推文中写道:“睡个好觉,美国;明天做出好的选择。” 字里行间,看得出他对美国的情感。 

要在过去,穆勒先生对哪国的政治人物感兴趣是他个人的私事,可眼下穆勒先生成了国家党新党魁,成了有可能做新西兰总理的人,一些新西兰人对他在办公室里摆放MAGA帽子很有看法,再加上他是老派的天主教徒,于是,就有新西兰人在社交媒体上拿这个来说事。

有人在特推上说国家党新党魁歧视同性恋、反女权,还有人说他是个种族主义者。
另外有人说川普的MAGA帽子象征着仇恨、偏执、分裂;还有人把川粉小红帽同纳粹标志相提并论。


新西兰穆斯林社区的穆斯林妇女理事会主席Aliya Danzeisen说:“如果他(穆勒)想成为新西兰总理,他最好在办公室里摆放些能体现新西兰价值的东西。 ”


新西兰绿党国会议员Golriz Ghahraman说,我们不能忽略MAGA帽子背后的东西。 


不过,人们也有不同看法。Newshub 网站上,一位名叫Ryan Bridge的评论员发文说:“在我们追求平等、消除歧视的过程中,误入了一个险区,这个险区里,有人可能会因为其观点同我们的不一样而被边缘化或是被消声。”


这位评论员说:“重要的是,人们不应该因为自己的信念遭到敌意。有一天,当你自己的观点或信仰不受待见的时候,要紧的是你有权力维护并坚持自己的观点和信仰。” 



读者评论

毛传媒特约评论员三木先生为此发表了他的下述看法。“指责穆勒拥有并展示川粉帽的人,多数是持左派自由主义立场的人。


从陶德·穆勒的天主教徒身份来看,他应是川普的粉丝;因为川普是目前唯一敢于打破西方“政治正确”、并用语言与行动试图努力将西方社会从过左的自由主义扭转回头的人。


新西兰人的社会,整体上是偏左的自由主义生态,陶德·穆勒作为政坛黑马,因为天主教信仰和川粉帽,招致左派舆论的攻击并不奇怪。


舆论聚焦在穆勒的信仰身份上,对他并非坏事;世界目前趋势是在反思全球化,回归传统。


只要陶德·穆勒应对得体,看清国际大势,把握好新西兰的国家利益,在这次应对媒体舆论中,他会聚集到足够的人气。三木先生接着从信仰的角度说了下面的话。谈到信仰,作为一个基督徒,我认为天主教徒比基督新教徒更加传统,更加强调圣经原义原旨。

国家党前总理Bill English就是个天主教徒,被认为是社会观念保守的人,他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反对安乐死,反对娼妓合法化。按我个人理解,天主教徒基本都是反同性恋、反堕胎、反婚前性行为的。

其实很多基督新教徒也持类似立场。但也有少数新教教徒对此持包容、甚至支持态度。一位名叫“里昂”的朋友谈了他对川普的看法。我想说的是,最新的盖乐普有关川普工作表现的民调显示,在中间选民也就是所谓的独立派中,川普的支持率达46%;同时期的小布什是47%,奥巴马42%。川普的支持率现在还是蛮高的。 

白左和民主党这些年硬是把川普刻画传播成一个白痴;如果这么个白痴在选举季依然得到这么高的得分,那是选民疯了还是大家都白痴了?

一位叫Grace的朋友建议用开放的眼光来看待穆勒。 

她说:“穆勒才担任反对党领袖,他的首次公开讲话还是不错的。帽子的事情,不过是个纪念品。还是应该给他机会看看他的工作能力和领导能力如何。”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