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支持率低国家党心慌 西蒙·桥领袖地位遭挑战

作者: 毛 芃

国家党领袖西蒙·桥(Simon Bridges)的领导地位遭遇挑战了;不仅仅是他,他的副手、国家党副党魁Paula Bennet 的权力也面临挑战。

Simon Bridges(右)和Paula Bennet

挑战他们俩的据说是名不见经传的Todd Muller 和名气十足的 Nikki Kaye。

西蒙·桥决定在本周五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党内领导权问题。这说明西蒙·桥想快刀斩乱麻,快速解决关于他领导地位不稳的传闻。

离9月19日大选日只有4个月了,为何这时党内有人想把西蒙·桥从党魁位置上拉下马呢?从表面上看,是因为国家党在最新的民调中表现太差了。在5月18日本周一公布的Newshub-Reid Research民调中,国家党支持率下降12.7个百分点,只有30.6%,为十几年最低。西蒙·桥作为总理人选的支持率只有4%。

而现任工党政府支持率为56.5%,完全可以单独执政;工党领袖、政府总理阿登的个人支持率达到前所未有的59.5%%。

这意味着,如果今年大选结果同这个民调结果相似的话,工党可以无需小党结盟就能单独执政;同时,这还意味着国家党将有16位现任议员无法进入国会。

选民对国家党党魁没有信心,国家党核心团队(现有国会议员)自然心里会七上八下;而那些大选后有可能失去工作的议员们,更是心急。换帅,自然成为党内一部分人的呼声。

据说,国家党党内早有人对西蒙·桥的表现不满,想换掉他,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机会总算来了。

不过奇怪的是,挑战党魁地位的是 Todd Muller,而不是一直对党魁位置很有兴趣,曾经两次竞争党魁失败的Judith Collins。这位能干的前内阁部长在John Key2016年12月辞职时竞选过党内头号职务;Bill English2018年2月辞职后她又想问鼎党魁位置,但都没有成功。

分析人士说,这次Judith Collins没有出来挑战党魁,可能是因为她在权衡利弊之后,认为国家党赢得今年大选的可能性不大。而按照新西兰政坛惯例,大选失利,政党领袖通常都会引咎辞职。

Judith Collins

有意挑战现任党魁和副党魁的两员大将中,Todd Muller是丰盛湾(Bay of Plenty)的国会议员,目前人们对他的背景和能力知之甚少。但是Nikki Kaye在国家党内知名度甚高,她是奥克兰中心选区的议员,她最耀眼的政绩恐怕要属她两次在选区席位争夺中战胜了现任工党领袖、政府总理Jacinda Ardern。

Todd Mullerh(左)与Nikki Kaye打算组队挑战现任党魁和副党魁

Kaye曾在37岁的年龄上担任政府教育部长;她在John Key当政时期很受器重。Kaye曾经身患癌症,她用过人的意志战胜了病魔。

本周四预计还会有一个民调(1 News Colmar Brunton)结果公布,拿不定主意支持哪一边的国家党议员估计届时会有了主意。

对于本周一晚公布的Newshub Reid-Research 民调结果,西蒙·桥表现出不在意的样子;他在一份声明中说,他对这一结果并不吃惊。

他说,在应对新冠疫情期间,全世界各国政府的支持度都得到了提升;这是因为危机期间,人们在媒体上看到的都是有关政府所作所为的报道。

西蒙·桥说:“大选事关新西兰未来的经济发展,国家党在创造就业和刺激经济增长方面一直有良好记录,这使得我们在选举时处于有利位置。”

如果西蒙·桥认为疫情危机处理成就了总理阿登的支持率,那也是有道理的。因为在今年2月新西兰疫情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两次民调结果都显示国家党领先工党。

在Colmar Brunton民调中,国家党支持率为46%,国家党加上小兄弟ACT,二者就可联合执政。

今年2月的Newshub Reid-Research民调中,国家党支持率为43.3%,工党支持率是42.5%。

虽然面临挑战,西蒙·桥似乎成竹在胸,他认为自己能战胜挑战者,还认为民意会随着大选的临近而变化。


Mike Hosking 为西蒙·桥抱不平

Mike Hosking是新西兰资深政治评论员,Newstalk ZB电台第一名嘴。在有关Simon Bridge权力岌岌可危、谣言四起的当儿,他出来为西蒙·桥打抱不平。

Mike Hosking是新西兰资深政治评论员

Mike Hosking说,国家党落到目前领导人能力成为问题的境地也是自找。他说,这是国家党核心团队的错,是他们一开初选错了领导人,他们本可以选前财政部长 Steven Joyce 做党魁,也可以选前司法部长、警察部长、民族事务部长 Judith Collins做党魁,但他们没有。国家党议员在推选领袖的时候不是选能人,而是选好人,现在是自食其果。

西蒙·桥上任时的国家党团队

不过,Mike Hosking并不认为西蒙·桥的表现有多糟糕。他说,在疫情当头、社会危机时刻,执政党肯定更容易赢得民心。现在正好是工党执政,工党处理疫情的措施、挥洒金钱的做法为他们赢得好感,这很正常。基督城地震后,时任总理John Key爵士个人支持率就很高;90年代伊拉克战争后,小布什的支持率也很高。

Mike Hosking指出,国家党因为现在的支持率下降而陷入恐慌、要把西蒙·桥赶下台或是让质疑西蒙·桥领导能力的谣言四处传播,这是很愚蠢的行为。他说,惊慌失措是弱者的表现。

Mike Hosking说,国家党的最终目标是9月份大选,而不是5月份的民调。像以往所有大选一样,就业、收入、安全、健康和幸福感是选民关注的议题。两大党的竞争还没有真正开始,国家党要沉住气,沉住气也是门技术活儿。


Kate Hawkesby:我们可能患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Newstalk ZB电台资深评论员Kate Hawkesby就国家党民调支持率低做了一个形象有趣的比喻。她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新西兰人可能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 我们爱上了那个“劫持我们的人”。 KateHawkesby这里大概是暗指下令全国进入居家隔离状态的总理阿登。

KateHawkesby说,想想最近这两个月,我们不能出门,每天的黄金时间,都是面对着电视上的阿登总理讲疫情。毫无疑问,在这段困难时期,总理的曝光是全面无死角的。

她不是在主流媒体上就是在社交媒体上;不是在电视上谈论复活节兔子和多少人康复,就是在脸书上同读者互动。

如果她不在下午1点的电视节目上,那就会出现在早间电台节目中。

不仅如此,她的男朋友克拉克还在家中发推特,展示各种可爱的家庭琐碎。“我用超市买的剪子给她剪了头发“,哎呀,这样的消息实在很温馨、很朴实、很真实,总理一家原来同我们普通人一样啊!

反观反对党领袖西蒙·桥得到了什么待遇?有媒体平台对他说什么、干什么感兴趣吗?

人们的眼睛都盯着总理呢。怎么,总理和男朋友带着保镖去咖啡馆喝咖啡被撵出来了?哦,又请回去了?

新西兰总理阿登

总理和男友去咖啡馆的故事登上了CNN、路透社、卫报等诸多国家媒体的版面。总理的新闻故事让人着迷,也让记者们着迷。

总理男盆友的推特也被好事的记者们盯上了,他们生怕漏下什么温馨有趣的故事线索。

最夸张的是,Stuff网站居然将总理男朋友为总理在家里染头发当作“突发新闻”来宣扬。

Kate Hawkesby女士不客气地说,如果这样的消息算做“突发新闻“,那我们实在病得不轻,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

全球性的疫情恐慌加剧了人们的焦虑,人们在焦虑的时候目光自然会锁定国家领袖,期盼领袖人物尽快带大家脱离苦海、走出困境。

所以,毫不奇怪Kiwi的眼中此时只有总理Jacinda。

不过,阿登总理确实做得不错,她有在危机时刻同民众沟通的技巧,她温情、体贴、真诚、坚定,她是所有新西兰人心中的小棉袄。用新西兰人的话说,她是所有Kiwi的温暖小毯子。

反对党呢,此时此刻不重要了。如果反对党领袖出来批评几句,那恐怕会拉仇恨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来说三道四,还要挑刺?做人要厚道哦!

Hawkesby女士说,她不是为西蒙· 乔的民意支持率低找借口,她只是觉得,新西兰人现在应该不用那么担心新冠疫情了,倒是应该担心我们是不是集体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