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芃日记】新西兰全国隔离已经开始

  新西兰全国隔离期见闻(3月25日)
3月25日早上,我在朋友圈转发了方方日记完结篇,很快就有两个朋友留言,建议我开始写写“毛芃日记”,“记录一下新西兰的抗疫经历”。因为,从当晚午夜起,新西兰就要进行为时一个月的全国性隔离封闭。

一个月前,我为远在武汉家中隔离的亲戚们担忧,为在武汉中心医院工作但缺口罩的侄女担忧;没想到从今天午夜开始,所有新西兰人都要在家隔离,我们一家三口,一个口罩都没有。
当初,有陌生的奥克兰读者朋友看了我在微信朋友圈写的武汉侄女工作的境况,主动给她寄了一些N95口罩。前两天,有香港和大陆的微信朋友主动提起愿寄口罩给我;我没见过他们,甚至不知他们的真实姓名。
同样的病毒,同样的危机,同样的热心和善良,这真得使我感动。
新西兰的隔离从25日周三午夜开始,但从周一那天,我隔壁邻居就在家上班了,因为我看到她“上班时间”在院子里练呼啦圈,我家小狗在二楼阳台上观望,兴奋地直“汪汪”。
周二开始,做建筑规划的儿子在家工作;周三25日,丈夫也开始在家办公了。他把楼下20平米大的客房当成临时办公室,我给他在玻璃餐桌上铺了一块浅咖啡色的亚麻桌布,他开玩笑说,这比他公司的办公室漂亮多了。 
晚饭的时候,父子俩交流各自用什么软件同公司同事开会。
3月底了,新西兰已经是深秋,气温有些凉,窗前的玫瑰还在开着。如果不是看新闻、听广播,会感到日子一如往昔。  

窗前的玫瑰还在开

中午时分,新西兰女总理阿登的讲话一下把人拉回严峻的现实。这是总理在全国封闭隔离前的最后一次讲话,年轻的她,像长者一样谆谆告诫全国400多万民众,现在的任务是呆在家中,活下来。 
3月25日星期三,新西兰新增感染病例50例,新冠病例确诊总数已达205例。专家们预计新西兰感染人数可能会达到数千人。

新西兰总理阿登
总理的讲话非常具体, 隔离期间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一五一十,清晰、细致。 
隔离期间,不能出门,但可以在花园里修剪花草;还可以就近散步。不过,很有可能会遇到在社区四处巡查的警察的盘问,警察会问你为何不在家呆着。当然你要在自家小区散步、呼吸新鲜空气没问题,但带孩子去游乐场玩肯定不行。 
当然,更不能去打猎、钓鱼。

隔离期间,负责提供社区帮助的主要是警察;必要情况下,还有军人参与。例如你如果拒不执行在家隔离令,警察可能会把你交给军人。
隔离,就是在家呆着。出去喝咖啡、下馆子、看电影这些就别想,因为这些地方都关闭了。就连Warehouse这样的大型连锁超市都关门了,因为这家超市提供的不算基本生活用品。 
哪些算基本生活用品呢?食品、饮料。没有这些,你活不了几天。因此,提供食品和日常生活用品的超市都开门,你甚至还能上网购物,当然订购的也只限于食物、健康用品、洗手液和成卷的卫生纸。 
隔离期间不能出门,除非你要去超市买基本生活用品或是去药店买药。假如你本身是从事一些隔离期间必须进行的基础服务工作,例如邮递员、政府工作人员,出门自然没有问题。 
如果下水管道堵塞了,互联网出问题了,不用担心,打个电话,就会有人来帮助你。因为电工、水管工、网络供应商都还照常工作。
邮局也照常营业,垃圾照样有人来收,但可循环垃圾例如纸板、塑料瓶就不一定每周都有回收车来收了,这要要看你所在的地方政府是怎么安排。 
另外,加油站会开门,汽车修理厂也会开门。
新西兰媒体对总理的长篇讲话有很多报道和解读,我印象最深的内容是,隔离期间,孩子受虐待、家庭暴力的案子可能会增加,政府也采取了相应对策。 
不得不说,政府的准备和应对计划考虑很周详,至于实施起来如何,那还得走着瞧。但到目前为止,信息的透明和清晰没得说。 
隔离时间目前是四周,但也可能更长。 
谁会想到,两个月前还与我们那么遥远的新冠病毒,就这么淬不及防地深深影响到了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方式。
两周前,奥克兰的表妹还约周末到我家来玩。她说,再不见可能就封城没机会了;没想到真让她说中了。
隔离开始了,社交也都要暂停,好在有社交媒体,在微信上、推特上,大家照样可以天南地北地聊;同天南地北的朋友们聊。   
有了互联网,谁会寂寞? 
晚饭后,我快速浏览了下朋友圈,奥克兰的朋友们看起来都很淡定,有人甚至为未来四周如何快乐消磨时光找到了方案。
简答说来,消愁解闷的方案因人而异有三种:

01

何以解忧,唯有红酒

02

何以解忧,唯有遛狗 

 

03

何以解忧,唯有Lego

 

看来, 未来几周的隔离期间,朋友们可以对酒当歌,过得独立而充实。
相信未来几天,新西兰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数字会飞涨,愿朋友们都小心安全地度过这段危险期。希望我们大家都平安无事!

艰难时刻,让我们谨记新西兰总理的叮咛:镇定、坚强、善良!

图片
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