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交通案判决 遇难者母亲痛喊“不公”

FullSizeRender (20)

 

2016年2月5日上午10点半,奥克兰Pukekohe 区法庭对造成两死一伤的4•11交通肇事案进行了宣判。

法官Gregory Hikaka 裁定被告Te-Tauvira Tearii 犯有两项疏忽驾驶致人死亡罪、一项疏忽驾驶致人受伤罪。法官判处Tearii 250个小时的社区劳动、三个月社区禁闭(community detention),吊销驾照一年。

此外,法官还责令Tearii 赔偿三位受害人家庭每家1000元新币(约合4390元人民币) 。

疏忽驾驶罪在新西兰的最高刑罚是入狱3个月。

欢娜的母亲对判决结果非常不满。宣判结束她悲愤地大喊“不公平!这不公平!”

defendant_620x310
Te-Tauvira Tearii 在法庭上

延迟的宣判

这个交通案子原本是在1月27日宣判,但法官27日在法庭上聆听了各方说法之后,认为还有三个问题需要弄清楚,将宣判推迟。

法官想弄清事故中肇事车辆越过中线的细节、中国法庭对类似案子的判决情况和受害人家庭两次到新西兰的费用。

4•11事故中的三名受害人都是持打工度假签证的中国青年。事故发生在2015年4月11日早上6点40分,他们正在去农场打工的路上。他们的车在奥克兰南区Karaka路正常行驶时,被一辆越过中线的汽车迎头相撞。

警方调查报告说,Tearii 驾驶的白色丰田车越过中线并逆行22米,撞上欢娜驾驶的黄色丰田车。

 

3
事故现场

辩护律师Surendra Bennett 女士说,被告逆向行驶时间只有0.82秒或 0.91秒,这取决于汽车的时速是90公里还是100公里。 她称这是一瞬间,而这一瞬间将

让她的当事人遗憾很长时间。

辩护律师说,事故发生在交通事故多发地段。从2009年到2014年,那里共发生了17桩致命交通事故,绝大部分都是汽车迎头相撞事故。

警方公诉人Geoffrey Bardsley 说,只有两种解释可以说明事故发生的缘由,要么是Tearii 开车时睡着了,要么是他开车时太分心,没注意到自己驾车越过中线驶向对面车辆。

法官Hikaka说,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车祸,Tearii 的过失都“非常严重”。

 

法官:新西兰法律不同于中国

法庭上,法官Gregory Hikaka介绍了中国法庭对类似交通事故的处理。北京一名律师在一份专门给新西兰法庭的文件中表示,相同的案子如果发生在中国,肇事者被监禁的最高刑期是5年,并要赔偿所有的相关损失。

1444093921264
Gregory Hikaka法官

 

Gregory Hikaka法官同时也向受害人家庭解释了新西兰对交通事故的处理同中国很不同。 他举了新西兰法庭2014年9月10日对一个车祸案子的判决做例子。那个车祸也是两车迎头相撞,原因是被告在驾车时睡着,结果汽车越过中线撞向另一辆车,造成一死一伤。

法官说,新西兰法庭的判案要参照以往类似案子的判决,新西兰司法体系要求判案必须保持一贯性和连续性。

法官说他的判决考虑到了两个家庭失去独子的深切伤痛,也考虑到了被告的经济状况和诚心的悔过。 他最后说,如果受害人家庭认为1000新币的赔偿是一种“侮辱”,可以拒绝接受。

辩护律师Bennett 女士说,被告有伴侣、有小孩,收入有限,每周只能支付50元赔偿金。

Tearii 已全职工作了10年。他曾经有过一次暴力行为、一次酒驾行为,还有5次违反社区劳动规定。

他的家人给了《新西兰先驱报》发了一份声明,声明中说,Tearii 对这场事故感到“非常悲痛”。

无法接受判决

 

法庭判决之后, 欢娜的母亲坐在法庭大堂的椅子上失声痛哭。

她说:“这样的判决太不公平,我女儿在天之灵不能得到安息!”

“我能熬到今天,就是为了给女儿一个公平!”

欢娜母亲告诉本记者说:“新西兰的法律系统如何我不评论,警察和法官有没有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最大限度保护受害人权益?有没有给予肇事者应有的惩罚?我认为是没有。是这个让我伤心和不满! ”

“警察为何不按‘危险驾驶’起诉,汽车越过中线20多米,这还不叫危险驾驶?”欢娜妈妈质问说。

“就算按照疏忽驾驶罪起诉,最高刑罚也有3个月的监禁,为什么不按最高刑罚来判?这可是两条人命、两条命案啊!”

欢娜妈妈哽咽道:“我对不起我的孩子,我没有为她讨回公道。”

经济帮助

 

据了解,新西兰意外伤害赔偿局(ACC)支付了欢娜和许庄雅丧礼的费用;新西兰受害人援助组织Victims Support 支付了两家父母此次来新西兰的往返机票和食宿费用。另外,Victims Support 还分别给受害人家庭支付了5000元新币的援助费用。

本记者得知,欢娜的父母没有接受被告的1000元赔偿,而是将这笔钱转给家在山东贫困山区的另一名车祸受害人亓振泰。欢娜妈妈含着眼泪说:“亓振泰是同娜娜一起打工的朋友,他家经济条件不好,比我们需要钱。”

据了解,亓振泰还在恢复期,暂时不能工作,没有任何生活收入。

欢娜和许庄雅

欢娜

FullSizeRender (17)

欢娜•孛尔赤斤

来自呼和浩特的欢娜是蒙古族人,全名是欢娜•孛尔赤斤。欢娜毕业于江南大学工业设计专业,她想成为一名顶级设计师和摄影师。她很喜欢新西兰,这次来新西兰的初衷是为了丰富设计灵感和寻找拍摄素材。来新西兰几个月,她就拍摄了上万张照片,还设计了适应新西兰绿色环境的垃圾桶。


欢娜的摄影作品

 

欢娜妈妈说,欢娜学业非常出色,高中时被选送到香港参加演讲;大学时被选派去丹麦一所大学参加学术项目。她还参加过德国一个设计大奖赛,获得入围奖。

欢娜妈妈说欢娜很善良,热爱公益事业,毕业论文是同帮助忧郁症患者有关的研究课题。遇到乞丐,她会双手把钱送给对方。

欢娜是个懂事的孩子,不论在哪儿,每天必定会同妈妈通电话,母女俩无话不谈。虽然家里为她准备了足够的旅费,但为减轻父母负担,她还是起早贪黑去打工。

FullSizeRender (16)

欢娜父母做的欢娜纪念册

许庄娅

许庄娅

许庄娅2014年7月毕业于厦门大学嘉庚学院,学的是网络经济学。她同欢娜出国前就是好朋友。

像欢娜一样,庄娅也是个多才多艺、热情开朗的姑娘。大学时她是体育部副部长,跑过半国际马拉松,获得过江苏省唱吧比赛三等奖。庄娅酷爱旅游,去过马来西亚、香港、广州、深圳、三亚、桂林、贵阳、重庆等地。许妈妈说,好像各地都有庄雅的朋友。

 

许庄娅

许庄娅2014年11月来到基督城,一直在南岛打工。2015年4月1日,她上奥克兰来同欢娜会合,10天之后两人遭遇车祸遇难。

庄雅追悼会举行的时候,她在南岛打工结识的小伙伴们都赶来送她最后一程。

庄娅经常对父母说:“现在我毕业工作了, 家里的担子就让我来挑吧,这么多年你们辛苦了,你们有个好闺女,接下来就等着享福吧! ”

 


许庄娅(中) 

23岁,生命的花朵刚刚绽放,只因为一个人的“疏忽”导致的一场车祸,两位美丽活泼的姑娘再也不能体验生命的美好,留给失独父母的是永远难以泯灭的悲伤。

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