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博士】不应站在全人类和普世价值观角度衡量川普

作者: (维多利亚大学)高宏志博士

川普的贸易战和“极右”政策是有其强大的民意基础和政治理性以及经济理性的,对这一点,人们不应忽视。

先说民意,无论左派媒体如何打击川普,他在美国保守派票仓里是稳固的。

再说政治理性,美国确实处于一个政治意识形态撕裂过程中;有了这种撕裂,就必然撕裂各派寻找自己的代言人、来影响政治走向。

川普的政治理性就在于他能把一部分选民压抑多年的一种“政治不正确”观点和思维表达出来。因为川普在他总统权限范围内或者说在美国宪政体制的漏洞中打擦边球(比如乌克兰拜登事件),他的行为就存在政治理性,因为这是他的核心选民希望看到的或者说是不介意看到的行为。

最后说经济理性。国与国之间交往,一个群体与另一个群体交往,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和自我利益最大化来为坐标的。这个自我利益最大化与他人的利益并不矛盾;因为只有在大家都从自我利益最大化出发的时候,在有法律保障下的自由选择、公平交易和信息透明的环境中博弈的时候,一个人、群体或者国家才能自我利益最大化。

因此,我们不需要也不应该站在全人类和普世价值观的角度来衡量川普。

川普不是救世主,他就是代表他特定的保守派群体和美国利益优先的总统。这样分析他的言论和行为就会更有分析和预测性。否则就是一种一边倒的甚至是过度的发泄,不会有太多的思考和指导意义!

1条评论

你的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