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load!Download Point responsive WP Theme for FREE!

Nathan Gray: 花两年时间徒步走长城的新西兰人

作者: 毛 芃

Nathan Gray 原本是惠灵顿的律师,他喜欢旅行,喜欢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26岁的时候,他开始了人生的一项壮举,他花了两年时间徒步4000公里从长城西端的嘉峪关走到长城东端的山海关,成为天下最年轻的徒步穿越长城的西方人。

徒步走长城的Nathan Gray

(Nathan提供图片)

从中国返回新西兰后,Nathan花了三年时间写了一本书,记述他穿越长城的经历,书名为First Pass Under Heaven  《 天下第一关》。

国际知名的企鹅出版社2006年8月1日出版了这本书,并早早送了我一本,希望我能写篇文章,为这本书做下宣传。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读完后同作者Nathan Grey 见了面,做了访谈,那一天是2006年8月26日。

Nathan文雅、英俊、似乎还有点腼腆,他告诉我,2000年他26岁的时候,就已经游历了50多个国家,能够使用七种语言同人交流。

《天下第一关》 – Nathan Gray 著  

为什么要徒步走长城?

为什么会想起要徒步走长城呢?这是我问Nathan的第一个问题。

Nathan于是从头讲起。他说,2000 年7月底,他的一位摄影家朋友 -阿根廷人Diego Azubel – 计划平拍摄一部徒步行走长城的纪录片,他邀请Nathan一道同行。

Nathan的朋友告诉他,这是一次历史性壮举,因为中国政府1998年才开始逐渐开放外国人对全部长城的旅游,还没有西方人走完长城并沿途拍摄纪录影片,年轻的Nathan听了热血沸腾。他不但决定参加这一冒险旅程,还带上他的一位在美国工作的新西兰朋友Kelvin Jones一道加入。参加这个冒险团队的人还有马来西亚佛教徒Sumana Siri和意大利录音师Paolo Antonelli。

2000年9月份,这五个对长城有浓厚兴趣的冒险家们从世界各地汇集到北京。经过三个星期的各种准备 – 包括突击学习中文 – 这个5人国际冒险家团队豪情满怀地上路了,他们从明代长城的最西端嘉峪关开始了长途跋涉,这一天是2000年10月10日。

蜿蜒在崇山峻岭中的古长城

(Nathan提供图片)

Nathan 告诉我,他来中国前对中国知之甚少。唯一有关中国的记忆是他在美国的一个图片展上看到过的两幅关于中国的图片。他说当时他心里曾为之一震,知道自己早晚会踏上这片古老的东方土地。

走长城的行程开始之后,五人冒险小组才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身背三十多公斤的行囊,每天平均要沿着长城走25公里到30公里,道路崎岖不平不说,时不时还会遇到长城因为年代久远产生风化失去踪迹。幸运的时候,他们能在夜晚降临前后碰巧赶到一个村子投宿、吃饭,如果夜幕降临还遇不到人烟只好就地搭帐篷做饭。有时候,他们几天都吃不上一顿象样的饭。

走起来才知有多难

徒步走长城开始不到一个月,5人组就分散了。马来西亚佛教徒Sumana Siri寻求的是一种宗教之旅,沿途的佛教圣地他都要前去朝拜;另外,他年龄大,身材胖,走不了多久就要休息,常常落在众人后面好几公里。

身兼摄影使命的阿根廷人Diego Azubel因为要不时停下拍摄他感兴趣的东西,和同样对摄影感兴趣的Kelvin Jones也常常落在后面。年轻、体力旺盛的Nathan同很有哲学思维的意大利人Paolo Antonelli更有共同语言。于是,由来自南美洲、北美洲、欧洲、亚洲、大洋洲的探险家组成的五人小组分裂成三个小组分别前行。

徒步走长城的Nathan Gray 

(Nathan提供图片)

转眼到了冬季,他们的帐篷、睡袋不足以抵御中国北方的严寒气候,常常半夜冻得无法入眠。

Nathan说,能够在农家投宿、吃上顿热乎乎的面条、拥挤在炕头上过夜,对他们来说是很幸运的事情了。

对中国农民充满感激

Nathan在他的书中对中国北方农民有不少充满感情的描绘。他告诉我,没有中国农民的慷慨帮助,他是绝对不可能走完长城的。他说,很多时候供他们食宿的中国农民根本不要金钱报酬。有时农民们看到他们悄悄留在农家桌子上的钱,便追出来一定要把钱还给他们。

蜿蜒在荒野中的古长城(Nathan提供图片)

走过很多国家的Nathan说,他所见到的很多中国北方农民辛苦劳作,但生活水平只是处在基本的温饱状态;他们生活简单清贫,内心却朴实快乐,古道热肠。 

Nathan告诉我,中国农民的生活使他感受到人生幸福与否同物质的多寡没有必然关系。他开始走长城时行囊中装备了很多东西,但是越走越感觉不需要那么多东西,他的行囊重量于是不断减轻,行走的步伐也越来越快,他曾经创下一天走40公里的记录。

Nathan Gray沿着蜿蜒在荒漠原野中的古长城行走(Nathan提供图片)

我很好奇问 Nathan是怎么用有限的中文同农民交流,Nathan说他通常是连说带比划,主要是靠眼神和身体语言来交流。神奇的是双方很容易就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Nathan还对我说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话。他说,许多偏远地区的中国农民是第一次见到西方人,他们于是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力求给当地农民留下好印象。

浪漫小插曲

在徒步走长城的行程中,Nathan和他的伙伴们穿越了戈壁沙漠、腾格里沙漠和 毛乌素沙漠,翻越了黄土高原。在冬季最寒冷的时候,他们由于天气恶劣暂时停止了行程,来年春天又沿着长城继续他们的脚步。

有意思的是,Nathan在返回新西兰休整期间,接受了惠灵顿女记者Polly Greeks的采访。Polly 被Nathan的冒险经历深深吸引,Nathan返回中国的时候,她不顾一切地跟随Nathan,要陪伴Nathan一道走完长城。不用说,两个人之间还发生了一段浪漫情缘。然而,艰苦的行程导致两人很快出现了摩擦,Polly Greeks于是折返回国,然后写了一部记录这段经历的书 – Embracing Dragon (《拥抱巨龙》)。

Polly Greeks的书《拥抱巨龙》

每天看到的景物都不同

我问Nathan 漫长的徒步行程中是否感觉枯燥、是否想过放弃,他说绝对不会感到枯燥,因为每天的看到的景物都是不同的,每天的经历也都是不同的,而不同地段的长城也都非常不一样。

Nathan说,每天旅途的所见所闻都能让他思考很多问题。几乎每天晚上,不管多么劳累,他都要写下日记,记录下当日的经历和感受。每到一个城镇,只要是有网吧的地方,他一定会进去把自己最新的旅行经历通过email发布给世界各地的朋友,他的朋友们又会把他的每一封信转发给自己的朋友们,结果是世界各地有无数的人在关注他的旅行。

Nathan说,每当他打开电子邮箱,都会发现有许多相识和不相识的人写信鼓励他。这些鼓励和支持极大地坚定了他完成行程的决心。他知道世界上有无数双眼睛在观望着他,在期待他走到渤海之滨长城尽头的那一刻。

 Nathan承认在两年的走长城旅途中,遇到过非常危险的时候 – 严重痢疾、误入中国军事禁地被军方当成外国间谍关押、在某小城镇亲眼目睹刚才还和自己一道喝酒的小青年出了饭馆就被人刺死。

然而,Nathan说他从未想到过放弃。他说也许是性格使然,做什么都要做完它。

徒步走长城的Nathan Gray

(Nathan提供图片)

Nathan坦诚告诉我,能把长城走完也是因为他那时的单纯。他说,从某种意义上讲,人首先需要单纯才能做成一些事情。如果不是当初而是现在要他考虑去走长城,他无论如何是下不了这个决心。

Nathan除了在他的书中记录他和同伴们徒步走长城的经历,还对中国古代历史、中国当代的乡村和城市风貌有许多描绘。两年在中国民间的生活、在中国偏远地区的旅程使他对中国社会和百姓生活有了很直观、深入的了解。他在书中谈到了独生子女政策在各地的实施情况、谈到了地下娼妓行业,甚至还生动有趣地描述了他在中国特色的公共浴池的洗浴经历。

Nathan Gray接受采访 

(毛芃摄于2006年8月23日)

Nathan 告诉我,他用两年的时间走长城,然后用三年时间来写了 First Pass Under Heaven” 《天下第一关》 这本书。为了写这本书,他还专门去读了写作课程。他说,徒步走长城是他人生中非常重要的经历,这也是一段让他个人成长的经历,他从中学到了许多东西,他有太多的东西要同大家分享,所以觉得非常有必要把这段经历写成书。而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他又学到了很多东西。

采访结束的时候,我问Nathan今后打算做什么,Nathan说他还在考虑之中,也许会继续旅游和写作吧。

(原文发表于2006年8月《中文先驱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