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给我写过八、九封信的地产经纪Janet Dickson

作者: 毛芃

昨天(2017年11月3日)傍晚开车经过奥克兰东区的 Botany 购物中心,赫然见到一个大大的广告牌,定睛一看,咦,那不是Janet Dickson嘛?

Bill昨天

Janet Dickson的广告牌  (毛芃摄影)

Janet Dickson是房地产中介,我认识她很多年了。多年前,我们家买房子,看中的一套房正好是她在卖。那是我来新西兰第一次同房地产经纪人打交道,虽然买卖没有成交,但就此认识了Janet。而同Janet的交往也让我大开眼界,让我知道一个得过新西兰年度房地产销售行业大奖的经纪人是如何经营自己的业务、对待自己的客户。

第一次见到Janet ,她穿着一件典雅、漂亮的裙装。我忍不住夸了一句,谁知Janet 高兴得不得了,像个小姑娘一样原地转了好几个圈,裙子随着她身体的旋转飞扬起来,煞是好看。

Jenet 美滋滋地告诉我,这是一件二手裙子,在伦敦一家慈善店买的。她说,她曾在伦敦住过一段时间,那里常有富人将穿了没几次的贵重服装捐给慈善机构。

“花很少的钱就可以买到很漂亮的衣服,还能帮助慈善机构,何乐而不为呢?”

从那之后,Janet 主动同我保持着联系,而且,总带着一份关心和体贴待我,好象我们认识了很久。

Janet 的丈夫是个歌剧演员,演唱的歌剧做成了CD,Janet兴冲冲地跑来送我一张;同时,还送来一盆摆放在室内的绿色植物。

全黑橄榄球队 All Blacks 在Mt Eden 体育场举行橄榄球比赛,Janet 兴冲冲地送来两张门票,她知道我从来没有观看过橄榄球比赛,而她正好“多出”两张票来。

有相当长一段时间,Janet 每隔一阵就写信给我。每封信的开头,她都会写上一段格言,St Patrick’s Day 她会写来爱尔兰格言;父亲节的时候,她会写上有关父亲的格言;有时候,她还会写上一段不知道是从哪儿抄来的一段孔夫子的语录。我说”不知从哪儿”,是因为我把她信上孔夫子的话翻译成中文,压根儿想不起孔老夫子啥时“曰” 过这样深奥的格言。

圣诞节来临前,Janet 还会在信里写上一段基督教格言,比如关于送圣诞礼物的建议是:“给你的敌人送去宽恕,给你的对手送去宽容,对你的朋友送上一颗真诚的心,给你的孩子树立一个好榜样,对自己要自尊,对他人要慈善。”

不光如此,春天或是夏天到来的时候,她还会寄上一小包花籽或是树籽,告诉我这是新西兰本土植物。平常的时候,她就在信里聊聊家常,告诉我她是从英国来的第五代移民;或者是告诉我她童年的生活,她喜欢谈她的童年是因为我那时住在Cockle Bay,离她小时候的家-她爷爷 1939年买下的房子-不远。慢慢地我还知道了她更多的家事,比如她父亲在二战时候是随军牧师,因为看了太多残酷的战争场面而神经受刺激,一辈子都没有恢复。

当然,Janet 在每封信里都会很巧妙地用几句话谈她的工作。比如,她先说上一段中国格言,”种一棵树最好的时机是20 年前,第二次好时机就是今天(The best time to plant a tree was twenty years ago. The second best time is today )”,然后话锋一转,说这个格言也可以用在买房、卖房上,因为再也没有比今天更好的买房或卖房机会了。

有一年的儿童节前夕,(也是从Janet 那儿得知十月的最后一天是新西兰的儿童节),Janet 兴奋地写信告诉我,一直给奥克兰星光儿童医院(Starship Children’s Hospital)资助图书的 Barfoot&Thompson房地产公司已经提高了赞助金额,升格为星光儿童医院的主要赞助商。她说她为此感到非常骄傲,因为她是Barfoot&Thompson公司的中介,她恳请我把这一消息告诉熟人和朋友,他们如果买房或是卖房请来找 Barfoot&Thompson,因为公司多一笔买卖,就会多一笔前捐给儿童医院,这对儿童、对社会都是一件好事情。

从她的来信中,我还知道她为了帮助卖主把房子卖个好价钱,花了一个周末的时间帮房主在花园里除草栽花,将花园搞得焕然一新。 Janet不止一次遗憾地对我说,一些华人在卖房子前不知道把房子稍做整修,结果本该卖更好价钱的房子没有卖出应有的价值。

别以我同Janet是笔友,说来不好意思,Janet给我写了至少八九封信,可我因为懒,也因为用英文写信费神,一封信也没有回过,只是偶尔给她打打电话,逢年过节的时候请她喝喝早茶。但是,Janet似乎从不介意,任何时候,只要你拿起电话打给她,她那头的声音永远都是充满了欣喜。

在新西兰,通常去朋友家聚餐都是吃晚饭,我只有一次被请吃早餐,那就是去Janet家。记得满满一桌子,花花绿绿,五彩缤纷,非常丰盛的早餐,根本吃不完。说说笑笑吃完早餐,Janet 的先生弹奏起钢琴,边弹边唱起歌剧咏叹调。

后来,我知道Janet 八十年代就获得过行业内知名的 Real Estate Institute Salesperson of the Year (房地产协会年度销售员)大奖。这一奖项不仅是表彰房地产经纪人的销售纪录,也是对他们工作态度、服务精神的一种褒奖。我对Janet获奖一点儿都不吃惊。想起她,我都会想起那首古句 – “润物细无声”。

大约是在2006年,我写了一篇有关Janet 的故事,发表在我当时工作的《中文先驱报》。当时的老板 Maggie Chen 女士后来告诉我,她将我这篇文章复印了若干份,报社做市场销售的同事人手一份 – 学习Janet如何对待客户像春天般的温暖。

在这之后,我有次意外地在奥克兰市中心的大街上碰见Jenet。说意外,是因为她走在一个抗议游行队伍中。

那是2007年11月年,新西兰全国上下反对工党将选举财务法案(Lectoral Finance Bill)引入国会,反对人士担心法案一旦通过,会严重影响公众的言论自由。 那一天,有数千人上街游行,我早早赶到女王大街拍照,拍着拍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镜头。我定睛一看,这不是Janet又是谁?

游行队伍中的Janet (毛芃摄影)

后来, Janet告诉我,她是前储备银行行长、前国家党领袖、行动党领袖Don Brash博士的“cousin” , 是堂兄妹还是表兄妹我也没有问。

2014年4月,Don Brash博士的自传“Incredible Luck” 《无上幸运》出版,出版社在奥克兰市中心一个展览馆举办新书发布会,我应邀参加。在那里,看到了笑意盈盈的Janet夫妇同Brash博士一起开心交谈。

Image result for janet dickson harcourts

Janet Dickson(网络图片)

最近这几年,同Janet Dickson很少联系了。昨天开车经过Botany 购物中心,陡然看到她的大幅广告矗立在路边,知道她已经离开了 Barfoot&Thompson 公司到了Harcourts,过去的许多往事浮现眼前,一幕幕的回忆,都很温暖、温馨。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