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木时评】新西兰的治安真的不好吗?

华人社区对新西兰治安状态的不滿,似乎比洋人社区要强烈很多。一方面,新西兰小偷多的确是事实。另一方面,对小偷现象的理性与感情判断差异,华人与洋人之间是有很大不同的。
俺认为,华人社区将新西兰的小偷现象,扩大成为新西兰“治安恶化”,有鲜明的原居地文化思维习惯在起作用。
一个很明显的对比是:新西兰的社会治安,与中国大陆相比,恐怕有天壤之别,当我们移居新西兰以后,为什么反而更多埋怨了哩?这点值得深思。

新西兰的治安问题,目前主要是小偷抢包现象较普遍。而“治安”的概念,是远远大过“财物偷抢”一项的。

但是,很多华人说新西兰的“治安”不好,甚至有的人在华人媒体上,将新西兰的治安,描述到了几近人间地狱的地步,俺不知道这样的说法,是以哪一个社会或国家为对比参照物?其实,新西兰至今仍是世界上恶性案件发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与咱华人的原居地相比,则更不知好了多少倍。当然,小偷与抢包现象,的确是新西兰的顽疾。
小偷与抢包之所以成为新西兰社会的顽疾,是由新西兰社会的族群之间的强弱差异造成的。
新西兰几大族群之间,泛欧裔,泛亚裔(华人,东亚,东南亚人,印度人等)因为拥有悠久而优秀的文化传承,在生活谋划能力,子女家庭教育方面,都有文化遗传上的优势,尽管移居的时间短,但经济上很快能翻身,因而成为了社会的强势群体。而毛利裔、太平洋岛裔,因其文化传承稚幼单薄,无论是生活能力上,还是子女教育上,都与欧裔、亚裔族群无法相比,自始至今,只能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成为了社会的相对弱者群体。
因此,在文化传统、经济实力、政治地位三方面,新西兰几大族群之间的强弱差距非常大。
只有首先对新西兰的这种国情,有一个理性的认知,才能对“偷与抢包”现象,作出一个理性与客观的判断与定位。
认知了这个国情,才能理解新西兰的治安政策。
很多华人都高喊要“严惩”,“零犯罪”,反对“监狱管理人性化”,俺曾在2008年“7-05“大游行后发过一贴《你真的爱新西兰吗》,认为华人社区的这种过激思维,是与本地洋人社区(主流社会)的价值观格格不入的。当时贴子放在好几个华人网站上,都收到了不少砖头回贴。

尽管很多华人移居此地,享受着新西兰社会的种种好处,但仍不接受,也不认同西方基督文化的价值观:博爱,平等,公正,宽容,人权。然而,这个价值观,恰好是新西兰怀唐伊条约立国背后的精神基石。恰好是新西兰至今种族关系相对和谐的根本原因所在。

新西兰国情,决定了不能用重典酷律来加强社会治安。

 –
首先,新西兰目前的MMP民主政体,不可能将法律推向华人社区所要求的程度。无论哪个政党,不管它在竟选时如何讨好选民,夸下海口,一旦执政,都不可能不考量新西兰的这个国情,都不可能采用“严打”式的华人思维来修改法律。
其次,新西兰各族群之间,强弱差距明显很大。施行重典酷律,非但不能带来社会的公平正义,反而容易成为强势族群欺压弱势族群的专政工具。严刑酷律,只会破坏新西兰本来就不坚实的立国基础,激化新西兰族群之间的种族矛盾,强化社会的贫富对立,将新西兰拖入动荡不安的境地。

实事求是地讲,新西兰目前的社会治安,也只有“财物偷抢”这个问题相对比较突出,凶杀案并不多。近几年来,重大的恶性案件中,反而是华人涉案者占多数,这也值得华人社区反省深思。

所以,唯一的可行之道,就是加强教育,增加就业,加强社区交流与融合,这样的说辞,显然不能立竿见影,使华人们很失望。但是,这的确是一条切实可行之道,尽管可能需要两三代人的努力,甚至更长时间。

新西兰立国至今不足两百年,原居民就从一个石铁器时代的部落,进步到了现在,我们华人社区,有什么理由,对这个国家的基督文明感到悲观与失望呢?
华人如何面对小偷与抢包问题?
 –
向本地KIWI社区学习,对家庭财产及时买保险,将自己的生活与财产纳入社会保障体系中。養成少带现金、甚至不带现金、只用EFPOS卡和信用卡支付开销的生活习惯。房屋装Alam,或与邻居守望相助,養成安全居家与出行的习惯。
 –
尊重并跟随KIWI社区的平和、朴实的生活态度,不炫耀,不侈华。始终将人的生命置于宝贵无价之首位。
 –
一旦拥有财富,就不能为富不仁,更不能人为制造阶级对立。应该对社会有感恩之心,对弱势族群有同情与怜悯之心,用自己的财力回报社会,促进社会的和谐发展。
 –
为改善社会治安,各类的讨论与建议,都是有价值的,但是,华人移民,只有真正认识了这块土地,并接受这块土地上的人民,认同这里的社会价值观,才能真正平安得福。
2012-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