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同性婚姻合法化会产生什么样的社会后果

这篇文章发表于2012年9月2日我当年主办的同人网,当时,新西兰国会刚刚开始在国会讨论同性婚姻法案并通过一读,这个具有颠覆性的法案在国会讨论时争议非常激烈,在全国民众中也引发广泛争议。

最近,新西兰中学教师工会在给全国学校的最新指南中建议取消学生校服的性别区分,以照顾到一些特殊性取向的年轻人(LGBT ,即女同性恋者/ 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者Bisexuals、跨性别者/Transgender)。

这条消息在群里也引发网友Sam 殷和高林的讨论,现将这篇旧作和网友们的讨论一并发表。 – 毛芃


人类,是不是在走向陌生的未来 ?

毛 芃

b66077b726ef347c87570c11cea5615b

 

我认同同性恋人有追求个人幸福的权力。他们想像夫妻一样生活在一起,这我没有意见,2004年新西兰国会通过对民事结合法也赋予了他们这方面的法定权益。但是,要让同性婚姻合法化,还允许他们领养孩子。这个结果对于我们的子孙后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影响,仔细想想,有些不安。
千百年来,家庭在人们的概念中是什么? 是爸爸、妈妈和孩子。男人和女人组合在一起生儿育女, 哺育下一代成长。男人和女人不同的特质比如男性的刚毅、女性的温柔使得他们能在不同的方面给孩子施加关爱和影响。一个孩子的早期成长阶段、不论是缺失父爱和母爱,都有可能在性格上影响他们的一生, 而这种影响,恐怕以负面的居多。

Image result for parents and kids
在人类世世代代的概念里,两情相悦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家庭是要由两个相爱的男女组成。可是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之后,对我们的下一代和子孙后代来说,他们的爱情观和对家庭的概念不会受到影响和扭曲?
对于那些日后被同性恋家庭收养的孩子,不知这是否会影响他们的心理健康。毕竟,绝大部分孩子是有爸爸也有妈妈,而自己是两个爸爸或是两个妈妈。当老师同孩子交谈提起父母,不是说“你的妈妈”或“你的爸爸”,而是说“one of your mothers ” 或” one of your fathers”,  孩子内心会有什么感受?
同性婚姻合法化议案的提案人Louisa Wall – 工党议员- 本身是同性恋人,她说她的提案是受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激励。奥巴马2012年5月宣布支持同性恋婚姻。然而,Wall 女士本人并不打算与同性恋人结婚。
一个社会走向文明进步的标志是开明和文化的多元。但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项议案上,那些投赞同票的议员有多少人是认真地考虑了这一议案有可能造成的深远社会后果?有多少人是出于政治的上赶时髦?

对于我个人而言,可以接受民事结合法,给同性恋者结合的空间。但同性婚姻,实在是颠覆了人类传统上对于家庭的概念、对于婚姻的概念、对于爱情的概念。

同性婚姻对今后的社会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我不知道,但我的感觉是悲观的。

人类,是不是在走向陌生的未来 ?


价值观的模糊化

自由观念的滥用

(Sam 殷 & 高林)

三木殷:

人由內到外,都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人的后代,是由一男一女的结合,来完成生殖繁衍的。
这是自然规律,不仅仅是基督教的观点。
试问:从古至今,有那个人见过一个人不是由他的生父生母结合而出生的?

同性婚姻牵扯到自由,自由的概念,涉及人的主观内在与客观外在(内在心灵与外在行为)两个方面。

 

自由的实现,在这两个方面都是有条件的、相对的。人由內到外,都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人的内在自由,受道德律的约束。
人的外在自由,受社会环境约束。

人的内在自由,是认识到自我生命可选择、并如何选择的自由。
真正的心灵自由,不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而是不想去做什么就能够不去做。
自由不是不用选择,什么都能做;自由是能够选择自己不去做。
心灵的自由,不是随性所为。而是“随心所欲不逾矩”。
心的自由,是心认识到了“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Allthings are lawful, but not allthings are beneficial.
Allthings are lawful, but not allthings build up.
—1Corinthians 10:23
高林:

其实关于同性婚姻的话题,我还是最喜欢前年美国最高院宣判时罗伯茨首席大法官的陈词

我们尊重同性关系,但我们认为法院无权重新定义“婚姻”。

法院干涉婚姻的形式和范畴,是严重的司法僭越,远远超出了司法能动性所允许的尺度。

所以去年美国大选,核心命题不是“为什么川普会赢”,而是“为什么川普不能输”

美国要为人类守住最后的堡垒,这是他的历史使命。川普胜选在我的理解中,其最大意义在于保住了最高院。

Sam 殷:

现在西方社会,如新西兰、荷兰、美国一些州、澳洲等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上的做法,一方面有世俗政治(民主选举文化)因素,更深层面是整个西方传统文明的日益褪色,说到底就是价值观的模糊化,自由观念的滥用。人类若不能遵循自然的道与律, 最终将由‘’自然(I am who I am)‘’来对人类做出矫正。


相关阅读: 【时评】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为杨健博士投的这一票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