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博士的亲身体验:穷孩子的改变可以从音乐开始

任何一个社会都有贫富差别,新西兰也不例外。如何减少贫富差距导致的社会分化和随之而来的诸多社会问题呢? 政府的做法是通过税收对社会资源再分配、建立相应的福利政策以帮助穷困阶层,而众多的慈善机构也在从事关怀弱势群体的事业。

今天的故事,讲的是惠灵顿一对音乐家夫妇通过给岛人儿童提供免费音乐教育,让孩子们体验到音乐的美好、感受到自己的价值、从而提高自信和自尊。

“改变要从点滴开始,要持之以恒,最重要的是,改变一定要是自发的,但同时也是群体的,每个人都从中受益!” 

 说这话的是在维多利亚大学任教的高博士,他是本文的文字作者。 – 编辑


 

穷孩子的改变可以从音乐开始

作者:高宏志

 

我们每每提到西方教育,必谈独立、自由和创新。然而近年来,西方教育更倾向于社会伦理和社会责任感。

我在新西兰生活多年,对这些有直接的观察和体验。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个社区乐团是如何通过音乐教育改变穷人家的孩子。

我的观察是第一手的,因为我的孩子高兴几年前加入了这个社区弦乐团。乐团里90%的孩子都是来自低收入家庭,我们是为数不多参与这个乐团的“自费”家庭,还是亚裔。

那其他家庭是哪里来的呢?

他们主要是岛国人,暗颜色皮肤,有自己的方言和浓重的本族文化。

他们是穷人,怎么玩得起被视为阳春白雪的传统西洋音乐呢?

学小提琴的人都知道,一把普通质量的小提琴大约也要200新元(千把元人民币)。这些孩子的家庭是买不起的呀!

还有,谁来教他们呢?在惠灵顿,小提琴老师授课每半个小时平均收费40新元(约200元人民币),穷孩子们的家庭是承担不起这个费用的。

这个乐团名叫Virtuoso String Orchestra,是由一对白人夫妇 – Craig Utting 先生和妻子Liz Sneyd创建的。四年前,乐团刚创建时只有夫妻和他们的五个孩子。Liz(妻子)组织兼第三提琴,丈夫(Craig)钢琴,大儿子(shasha)指挥,二儿子(Benny)大提琴,女儿(Kitty)第一提琴,三儿子(Danny) 第二提琴,四儿子(Teddy) 第三提琴。

G12

Craig Utting 先生和妻子Liz Sneyd

乐队组建起来后,Liz就到岛国人聚集的小学里,向校长们宣传她的“让穷孩子也能玩高雅音乐”的理念。

Liz Sneyd 为何要这么做呢?

我的感觉是,这对善良热心的白人夫妻是想给那些有音乐天份的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提供一个提高自我价值、展示音乐天赋的机会,让这些孩子通过学音乐获得价值感,也激励她/他们对幸福生活的追求。

可是,校长们都对Liz的理念持怀疑态度。

“小提琴,西洋乐?你知道我们这里的孩子都来自什么家庭吗?很多父母和孩子是靠政府救济金生活的!很多父母是没文化的!他们连对孩子的家庭辅导都是有限的!孩子们甚至上学都不带午饭的!他们学西洋乐,难!还要花时间,孩子们不会感兴趣的。”

Liz 的回答是:“我用自己的时间免费每周到学校上一次小提琴课,我提供孩子们小提琴,学校只要出场地和组织学生来就可以了!”

出乎学校的预料,很多穷孩子是有音乐天赋的。岛国人文化里有天然的音乐舞蹈基因,一些孩子很快就喜欢上小提琴了。他们在学校练,回家练,有的孩子们学校午休时也凑在一起练,他们还教其他孩子练。

难得的是,孩子们可以免费把小提琴带回家联系,不过有些粗心的孩子会把娇贵的琴弄坏,这时候,Liz也会生气。

 

G5

Liz 是个有爱心和耐心的老师,她从来对孩子们都是鼓励有加,对他们充满期望。而且,她还给孩子们很多“贿赂”,比如孩子们每周二晚参加乐团排练,都能吃到烤面包和水果等食品。

Liz 后来跟我说,刚组团时最大的困难不是孩子(孩子是天然向往音乐和美好的事物的),是家长。这些穷家长不大情愿送孩子们到乐团排练,他们对乐团能否真正实现“音乐改变生活”的目的持怀疑态度。

Liz 说,最有挑战性的一个家长是个非常粗线条的毛利人(毛利人是最早踏足新西兰的太平洋岛人)。Liz 到他家去拜访,他甚至不给开门,叫Liz走开。

 

G11

然而后来,这个毛利人家长(上图)成了乐团最坚定的支持者和付出最多的志愿者!

如何取得家长的信任呢?那就是孩子们在音乐上的进步。

 

G2

关键的转折点是一个毛利家庭的加入。这个家庭的特点是全家四个孩子都有音乐天分,都爱好音乐,都是通过Liz 在学校里免费小提琴课开始接触音乐,发现了自己的特长。

碰巧,他们的父母对孩子学音乐也是非常支持(父母虽然后来离异,但也没有影响孩子学音乐)。

越来越多的岛国孩子加入了乐团,乐团随着规模的扩大需要更多的资金支持。他们于是设计了募捐网站,还到各个大机构包括及慈善基金会、政府基金和其他社团组织表演,募集资金。

募集来的资金由孩子的家长们和Liz 成立了基金会进行管理。

 

G14

孩子们还上街表演募捐,偶尔乐团也允许孩子们在圣诞节前到市中心表演赚些零花钱。我孩子高兴就是在五岁时第一次上街表演赚了30新元,开心了好久。

G4

Liz在教高兴学琴

经过四年的发展,乐团现在已经发展到了近二百人(包括初级学员),核心成员已经达到了70人。

 

G15

Liz 和Craig 夫妇(下图)也因为他们对社区的贡献获得了新西兰英女王勋章奖励。

G23

这两年,乐团在社区、企业和政府的赞助下,在新西兰多次独立演出或是同职业乐团联合演出。

G16

我和我的孩子高兴近日刚刚结束了乐团在北岛的一次两天旅行;孩子们一路上到养老院给老人们表演,他们在用音乐回馈社会。

G25

我跟这个乐团已经有近三年的缘份了,我看到这些孩子们的天真和天赋,看到音乐带给他们的乐趣,看到音乐让他们变得自信、有礼。

孩子在一点点的转变。家长看到了,学校看到了,社区看到了,最重要的是孩子们自己也感觉到了。

 

G17

这一切来源于Liz 和Craig夫妇的理念,“穷人也能有好的音乐教育”。

我要说的是:穷人的改变可以从音乐开始。

一群孩子的变化,不是任何一个人,一对夫妇、一群父母所能影响到的,而是一个社区、一个环境共同努力造就的。这个过程,没有强迫,大家都是自愿的(包括我在内),也没有任何官僚形式主义和敷衍,大家有一份力尽一份力,每个人都在真诚付出。

改变要从点滴开始,要持之以恒,最重要的是,改变一定要是自发的,但同时也是群体的,每个人都从中受益!

 

G1


 

图片
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