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党要换副党魁 36岁的政治明星会是福星吗?

作者: 毛 芃

新西兰政坛近日诞生一颗明星,准确地说,是乏善可陈的工党出了一位明星般的人物。说的是谁?对,就是她,2月25日上周六赢得Mt Albert选区补选的工党国会议员Ardern女士,下周就可能晋升为工党副党魁的Jacinda Ardern。

1447362134775_zw4415jacindaC010030

Jacinda Ardern

工党原本是有副党魁的,诺,就是这名笑容可掬Annette King。不过,3月1日本周三,她宣布“自愿”辞职不干了,要回家当奶奶,带孙子孙女。

dce254610845aacbd0fb513a0da521b9469e35d1_620x310

Jacinda Ardern

工党党魁Andrew Little 周三即刻表明他会力主Jacinda Ardern接替副党魁职务。

Annett Kings今年69,国会议员做了30年。Jacinda Ardern今年36,正值意气风发、英姿飒爽之时。

Ardern年轻有活力、漂亮有明星范,很有亲和力、吸引力,看起来就像完美的人生赢家。大选年里,工党领导团队太需要像她这样能够吸引选民、鼓舞士气的新鲜面孔了。

slider-JA_Park-shot2

Jacinda Ardern

 

自2008年大选失败,工党已在反对党席位坐了3届9个年头。这期间,工党党魁从Phil Goff换到David Shear、又换到David Cunliffe,再换到现今的Andrew Little。可换来换去,支持率一直没有什么起色。

2月底公布的最新ROY MORGAN民调显示,工党支持率是26%,比起上届2014年大选的25.13%得票率,相差无几。

在野9年,工党实在太想打一场翻身仗了,今年看来似乎还有机会。看看最近几个月来的选举,工党赢得了Mt. Roskill的补选、赢得了Mt. Albert的补选, 前工党党魁Phil Goff  还赢得奥克兰市长的选举,虽然都是没有什么悬念的选举,可这提升士气啊。

更重要的是,国家党前领袖、那个深受新西兰人欢迎的前总理John Key 12月初竟然主动辞职了,这对工党来说,实乃是求之不得、“天助我也”的好事情。这种状况下,工党不致力于选举获胜大翻身仗,更待何时。

要抓住这样的机会,就得抓住Jacinda Ardern ,在许多工党支持者眼里,这位政治明星俨然工党的福星。

F_Jacinda

Jacinda Ardern

新西兰政治评论人士说,Jacinda Ardern有两项难得的从政素质:有亲和力、很真实(likeability and authenticity)。

政治人物有亲和力很重要,没有亲和力,很难吸引选民。而真实,对一个政治人物就更重要了,不虚假、不做作,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做什么,或许有人认为这不够老谋深算,可在新西兰,选民还就喜欢真实、透亮的政治人物。

Jacinda Ardern 2008年进入国会,在当议员的日子说来并不长。可在工党的几十名议员中,她的选民缘还真不错呢。

在两周前的ONE News/Colmar Brunton民调中,Ardern 在最受欢迎的总理人选里,个人支持率是4%,离工党领袖Andrew Little 的 7% 相距不远。

趁着当选选区议员的势头,她的个人支持率很有可能会再上一个台阶。如果不出意外担任工党副党魁的话,她的支持率有朝一日超过她的顶头上司 – 工党一把手 Andrew Little先生 – 也大有可能。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人都看好她。而人们不看好的主要原因竟然是 – 她的美貌。虽然21世纪了,可新西兰还是有不少人相信女性不可能在漂亮的同时还很聪慧。

新西兰名人、前橄榄球对教练Graham Lowe 无疑就有这种看法, 他有一次居然在电视节目中形容Ardern是个“美丽的小东西( a pretty little thing)”。 此外,还有资深政治评论人士说她“乏味”。

唉,女性从政真不容易,容颜低了不吸引选民,容颜高了倒是讨选民喜欢,可同时又会被一些人轻视。

不过,不到30岁就作为排名议员进入国会的Arden女士,她其实是很有理想、有雄心的。

她曾经在2014年工党内部领袖选举的时候,同Grant Roberton搭档,竞选党魁和副党魁。他们两个的搭档非常被人看好,因为当时工党核心层是力捧Robertson 出任党魁的, 以至于还出现了将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Grant 和 Jacinda  联系在一起造就出一个新词 “Gracinda”

 

6a00d83451d75d69e201b7c6f8a171970b-800wi

可惜那一次是工会力捧出来的Andrew Little 胜利了,否则,她早就是工党副党魁了。

然而,同元老级人物Annett King相比,Jacinda Ardern在工党党内恐怕还是缺乏那份厚重的影响力。

Annett King被誉为工党的粘合剂,她担任副党魁时对Andrew Little忠心耿耿,她的全力支持、她罕见的幽默感帮助Andrew Little度过了担任党魁最初的艰难阶段。因为她的粘合剂作用,也加上Andrew Little作为党魁的个人努力,多年来不团结的工党高层现在总算显现出较为团结的样子。当然,这也同党内的几个大佬 Phil Goff、David Shearer 和David Cunliffe 的离开或是即将离开也有关系。

担任国会议员30年的Annett King是Ardern政坛上导师,她眼瞅着Ardern天天向上,像鲜花一样绽放。至于她是不是“自愿辞职”为Ardern让位,她和工党领袖的说法同外界看法显然不同。 不过这无所谓了,江河总是后浪推前浪,一浪赶一浪。

然而,Jacinda Ardern能像Annett King做副党魁时那样,保障工党的稳定和团结吗?

当她的光环超越了党魁,她还会安心担任党魁的副手吗?

看看这幅漫画,杞人忧天的漫画家画的。 画面上,现任党魁 Andrew Little一脸紧张:后视镜中,Jacinda满面笑容地就要追上来了。

6a00d83451d75d69e201b8d2659998970c-800wi

再看看这家有远见的杂志 –  Next ,看看人家这杂志封面上是怎么说的 – Jacinda  Ardern:为何说她是等着成为新西兰总理的人 。

jacinda-next-630x371 (1)

一旦有朝一日,Jacinda  Ardern 女士有资格挑选下一届工党领导团队,她会不会想起她的昔日战友 Grant Roberton 先生呢?

6a00d83451d75d69e201b7c6f8a350970b-800wi

Grant Roberton(左一)和Jacinda  Ardern(左二)

哎,扯远了。眼下工党的当务之急、重中之重,是赢得大选,赢得本届大选,重新执掌权力。

对党魁Anderw Little 先生来说,他急需一个年轻的、自信、有活力、有号召力、能吸引年轻选民的人同他搭档,一起带领工党向今年的大选目标冲刺,而Jacinda  Ardern 是再适合不过的人选了 。

如果大选失利,Andrew Little不但坐不上总理宝座,工党领袖的位子都岌岌可危呢。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政治是残酷的。

但愿,36岁的 Jacinda  Ardern 是工党的福星。

6a00d83451d75d69e201b7c8db402f970b-800wi

 

(所有图片来自网络)